清水别苑是西绿翡翠伯爵名下最大的别墅,它建造在西绿翡翠中部地区的清水镇旁边,如果算上别墅区和周边归属于别墅区的山林的话,整个清水镇三分之二的土地都属于清水别苑,因此有人戏称,西绿翡翠森林深处之所以会建造这样一个清水镇,完全是为了服务清水别苑的主人。

虽然西绿翡翠伯爵是清水别苑名义上的主人,但实际上这個别苑是属于伯爵的女儿西绿翡翠之光德文娜,而且这座别墅之所以会建造也是为了这位伯爵小姐,从别墅建造好的那一天,伯爵小姐就一直居住在了这里,无论别墅里面做事的仆人、工人,还是清水镇上那些专门为别墅服务的镇民们,在他们的心中都认为德文娜就是别墅的主人,也是他们的主人。

就如同清水镇绝大多数镇民一样,清水别苑管家劳森·鲍勃,也是十几年前清水镇建立后,从其他地方迁居过来的,同样他也和镇上其他镇民一样在迁居这里后,便被别苑招募,成为了别苑的仆人,专门伺候他们的主人德文娜。

这十几年下来,他从一个普通的男仆逐渐升职为别苑的管家,成为了德文娜信任的手下之一,这都是因为恪守作为仆人的基础法则,那就是除了自己份内的事情以外,其他事情无论多么稀奇古怪,都不要过问,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像现在正发生在池塘边亭子里面的事情,即便被他看在眼中,在德文娜有明确指示之前,他都没有前往查看情况的打算。

德文娜有一个看不见的朋友这件事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当时他还是一个专门负责端盘子、送食物的男仆,他是看到德文娜是如何朝着一堆空气说话的,就仿佛那堆空气中存在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一样。

当时,他仅仅只是极为可怜眼前这个美丽、善良的小姑娘,即便这个小姑娘拥有远超常人的家世,一辈子都不用担心生活问题,但她却永远无法像常人一样看到任何东西,也无法如同常人一般正常行走,更加无法和正常人一样交朋友,从小居住在这个远离社会的森林深处,周围全都是仆人和下属,以至于这个小姑娘都寂寞得开始在自己脑子里创造出一个虚假的朋友了。

也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德文娜的秘密,但却谨守仆人的守则严谨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向外透露一丝信息,在一个月后,他破格从一名下级男仆升格到了内务管事助理的职务,专门协助别墅管家处理别墅内部的一些事务,直到前两年管家退休,他顺利接任管家的职务。

即便接任了管家的职务,劳森依然恪守仆人守则,不会对任何跟德文娜有关的事情上多嘴,只是很多事情到了他这样的身份已经不是他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的了,特别是这两年德文娜小姐发病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并且发病的时候也不顾虑周围的人,别墅内不少人都已经知道德文娜小姐有一个看不见的朋友。

虽然他利用自己的权力尽可能的堵住别墅内仆人们的嘴,让这个消息不能传到伯爵夫人那里,但这世界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他已经做到最完美了,依然还是有消息走漏了出去,被伯爵夫人知道了德文娜小姐的近况,就在刚才他已经接到了伯爵夫人秘密来到清水镇、正朝别墅这边过来的消息,看样子应该是为了德文娜小姐的病而来的。

“劳森大人,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吗?”在劳森为伯爵夫人的到来而感到头痛的时候,他的一个助理手下凑上前来,小声的询问道。

“做什么?”劳森冷淡的看了下属一眼,说道:“我们能够做什么?”

那名管家助理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亭子里面正在对着空气说话的德文娜小姐,道:“提醒一下小姐……”

“提醒小姐?”劳森瞪了下属一眼,说道:“然后被夫人问责吗?”

助理闻言立刻低下了头,周围其他人也都停止了交谈,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虽然他们的主人是德文娜小姐,但雇佣他们的人却是伯爵夫人,得罪了德文娜小姐或许只是被责备几句,或者丢掉工作,和伯爵夫人做对那可是要命的事情,曾经那些威名赫赫的西绿翡翠权贵们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那些人都已经成为一座座坟堆了。

这时,负责别墅主屋区安全的守卫队长推开门走了进来,朝劳森说道:“劳森大人,夫人的马车已经进入前门了。”

“走吧!我们所有人到正门去迎接夫人。”劳森闻言,立刻朝周围其他人吩咐了一声,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微微停了一下脚步,朝着自己的助理,说道:“我说的所有人是除了保护德文娜小姐以外的所有人,也包括在亭子外负责伺候德文娜小姐的侍女,你听明白了吗?”

那名助理愣了愣,很快领会了劳森的意思,点点头,道:“是的,我明白了,劳森大人。”

说着话,他就和劳森分开,去到了位于亭子附近的空地,朝着等候在那里、随时准备听候德文娜召唤的女仆和男仆们大声的吩咐他们去前院别墅正门列队等候,并且生怕亭子那边听不到一样,说话的声音非常大,即便没有明确吩咐那些女仆、男仆列队等候什么,但只要稍微有点指挥的人都很清楚别墅内的仆人们列队等候的人除了已经在别墅的德文娜小姐以外,就只有别墅真正的主人伯爵夫人了。

虽然那名管家助理已经尽可能让自己的举动做得醒目了,但很可能在亭子里面的德文娜此刻的注意力却完全放在了另外一件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上。

“您刚才说什么?”德文娜瞪大了自己宝石般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神奇的光人,语气极为激动的说道:“您说的是真的,您能够治疗我?”

“是的。”雷欧简短的回应道。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样的话,德文娜是完全不相信的,她身上的问题在过去这些年里面已经找过无数人看过了,就连真神教会的大主教也来了不止一个,每一个都使用了自己所在教会最强的治疗神术,其中几种神术甚至就连濒死的人都能够救活,但落在她身上不仅没有治好她的身体,反倒让她感到更加痛苦,所以对她来说,治好自己已经一点都不奢望了,她只希望自己过得不那么痛苦,自己的朋友能够时常待在身边陪她。

现在一个陌生人突然说出能够治疗她的话,她在本能的感到怀疑的同时,又同时对雷欧产生出了莫名的信任,觉得雷欧不是信口开河,是真的能够救治她,而让她有如此信心的原因除了能够真正缓解她身体痛苦的树妖鲁塔席以外,更重要的是雷欧此刻的形态,以及这种形态给她的感觉。

在那次差点让她死掉的重病过后,德文娜就彻底的成为了一个盲人,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外界那些事物到底是什么样子,然而此刻雷欧却以光人的形态出现在她眼前,让她重新真正意义上的“看”到了东西,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她仔细看向雷欧的时候,能够从其光人形态边缘的模糊光影看到一些景象,那些景象就是现在他们所处亭子的景象,虽然影像很模糊,但对于她来说却是这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也让她看到了一丝恢复视力的希望。

除了雷欧让她能够再次“看”到东西以外,雷欧这种光人形态也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就像是看到了关系极为密切的亲人一样,也正是这种亲切感使得她对雷欧这个人产生了极为强烈的信任感,觉得雷欧是可以相信的,即便他所说的话再怎么听起来荒谬,也一样的可信。

“我需要做什么?”在这种强烈的信任感驱使下,德文娜没有多问雷欧到底有什么能力治疗自己,而是非常真诚的询问自己要如何配合。

与德文娜的信任截然相反的反倒是树妖鲁塔席,她伸手按在了雷欧的肩膀上,非常严肃的朝雷欧问道:“你不是胡说吧?你真的能够救治德文娜?”

树妖鲁塔席对雷欧的不信任也非常正常,毕竟这么多年下来,她也曾想过各种方法来治疗德文娜身上的问题,但结果她想尽办法也只能够舒缓德文娜身上的痛苦。

在开启血脉记忆后,她从脑子里的那些知识中发现可能导致德文娜身体异常的原因,并且找到了一些相对应的方法。

只是那些方法都必须回到鹿苑后才能够做到,因为以她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使用那几种方法,因为那几种方法需要用到的力量实在太大了,不是她现在能够消耗得起的。

也正因为她知道导致德文娜失明和瘫痪的原因,也很清楚治疗起来有多么困难,所以当她听到雷欧突然说能够治疗德文娜时,她本能的对雷欧的话产生怀疑,哪怕因为白鹿的吩咐,她知道雷欧肯定拥有某种特别之处,但她依然还是认为雷欧的能力不足以治疗德文娜。

然而,面对树妖鲁塔席的质疑,雷欧显得非常平静,甚至没有反驳对方的打算,只是冲着德文娜说道:“你不需要准备什么,只是要提醒你,治疗的过程你会非常痛苦,这种痛苦不亚于直接剥开你的皮肤,切掉你的血肉,你必须承受这种痛苦,并且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保持清醒,听从我的吩咐一步步的配合我完成治疗,否则的话,一旦治疗过程中你丧失意识,那么等待你的不仅仅是治疗失败,甚至可能、不,应该说是绝对会死亡。”

亭子里的其他两人闻言,都沉默了下来,显然她们被雷欧的话给吓住了,在她们看来治疗再怎么危险也只是治疗失败,回到原状而已,可现在雷欧却告诉他们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这令到两人都不得不思量一下,刚才表现的很激动的德文娜更是强压下心中立刻答应的冲动,冷静的考虑着是否应该冒这个险。

就在两人都陷入沉思的时候,雷欧忽然又开口说道:“我想你现在应该找一个人商量一下。”

德文娜一开始不明白雷欧的话中之意,抬头疑惑的看向雷欧,但随后从远处传来的一阵阵脚步声,让她意识到正有人靠近亭子,而且人数还不少。

这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她就方法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情。

她很清楚别墅里面的人绝对会听从自己的命令,自己让他们远离亭子,没有听到她的吩咐就不能靠近,他们绝对不可能违背自己的命令,而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另外有一个更加权威的人把自己的命令给取消了,而在这个别墅中有这种权威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母亲西绿翡翠伯爵夫人。

果然,随着众多脚步在亭子不远处停下来,唯一的一个脚步声进入到亭子内,一阵熟悉的香气也钻进了德文娜的鼻子中。

德文娜这时主动开口询问道:“母亲,您不是和宫相一起巡视领地吗?怎么会突然来清水别苑了?”

对于女儿即便看不见周围的事物,也能够分辨自己的身份,伯爵夫人并不感到意外,她走到了德文娜面前,坐在了软塌上,伸手将德文娜额头上落下的一缕头发撂倒了后面,然后关切的说道:“我听到有关你的消息就立刻结束巡视领地,来这里求证那个消息的真实性,德文娜,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幻觉?”德文娜立刻明白自己母亲突然到来的原因是什么,她并没有对此感到意外,事实上她故意在人前显露出和树妖鲁塔席交谈的举动,就已经打算让自己的母亲知道这件事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知道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不少,想来应该是别墅里面有人帮她瞒着这件事。

“母亲,您误会了!”德文娜摇了摇头,说道:“那并不是幻觉,我是真的有一个好朋友,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只是你们看不到她的身影,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