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找到食品厂的这个地下室,吴冕他们已经追查了很长时间。

不管是当初吴冕在地下隧道抢到的那只鞋子,还是被他击杀在垃圾场的许林,两人的鞋底都有大量的锡纸碎屑残留。

吴冕看着脚下地面上那一层被踩实的锡纸,已经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将手枪上膛后,用脖子上的三角巾挡住了脸颊,对着耳麦低声道:“我们准备进入地下室,外围做好掩护准备!”

“收到!我已经绕到厂区后侧,定位系统还能找到你们的位置!”

“监控系统仍在接管,我无法侵入厂房的内部监控线路,但是可以通过外侧的监控探头,观察敌人的支援情况。”

“狙击手就位!”

“爆破手就位,一旦你们遭遇围攻,我会弄一点动静出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

吴冕听到耳麦内传来的一连串回应,在警戒暗门的同时看向了南慈:“这里面情况不明,咱们俩分开行动,你防守入口,我进去探查,这样我即便遇见危险,撤回来的时候也能安全不少。”

“一起吧!”南慈不太放心的摇了摇头:“从咱们之前几次跟藏龙组织交手的经验来看,这些家伙都不好对付,带一个队友在身边,你的安全系数会提高不少。”

“正因为了解他们,你更应该知道,即便咱们两个下去,如果真遇见大量敌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相比之下,一条安全的退路对我更重要。”

吴冕说话间,蹲在暗门前方,轻轻将其敞开了一条缝隙,而后点燃一支烟,向里面吐了一口,确认门内没有激光探测和压力陷阱,俯身钻了进去。

这道暗门后方是一个向下倾斜的入口,顺着竖梯往下爬两米左右,空间变得宽阔起来,前方也出现了黯淡的幽光。

这是一条一米宽,两米高的长廊,地面和两侧都加装了插板,而且周围也没有监控设施。

吴冕身在黑暗当中,在步行向前的同时,也在有节奏的敲击着自己的耳麦,南慈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我这里听到的声……断续续……地下应该没……信号……这未必是个坏消息……至少你闹出什么动静……地面的支援应该……但你要小心他们利用有线通讯求援……”

随着吴冕深入,南慈的声音也彻底断开。

幽深昏暗的走廊内,吴冕全身冒着凉气,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仿佛黑暗中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他一样,甚至让他有些不敢凝视黑暗。

吴冕不知道自己失忆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至少此刻的他是一个无神论者,至少以他的心理素质,对于单纯的黑暗是不存在恐惧的。

他的不安来源于自己的心理。

不知为何,他隐约间总感觉对这个地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很不舒服,而且让他觉得充满了危险。

这里安静的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他双手持枪,步伐缓慢的向前推进,即便动作很轻,仍旧隐约可以听到自己鞋底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让人越发不适。

吴冕转过一个拐角,一股能够刺激人神经的腐臭味道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想要干呕。

这是动物尸体腐烂后散发的尸臭!

即便吴冕捂住了鼻子,那种味道仍旧在钻进他的鼻腔,似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东西的味道,可以跟这种臭味相提并论。

前方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让习惯了黑暗的吴冕心脏狂跳,身体也跟着抖了一下。

这时候,他身边两侧已经不再是墙壁,而是有许多半米宽,没有房门的入口。

脚步声越来越近,吴冕侧身躲进了一处暗门当中,同时关掉手枪保险,抽出了手里的军刺。

从脚步声判断,走廊深处只出现了一个人,如果对方是准备向外走,那唯一的去处就只有樊珂守着的出口。

如果真是这样,吴冕只能选择在尽量不闹出动静的情况下干掉对方,以确保他们的计划不会受到影响。

幸运的是对方并没有准备离开的打算,脚步声在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消失了一分钟左右再度出现,而且越来越远,应该是来这边取什么东西的。

确认威胁消失,吴冕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想要探查清楚,走廊两侧的空间都是什么地方。

一迈步他才发现,自己的鞋已经不知道被什么液体给浸透了,而且周边的墙壁也有一种湿腻的感觉。

吴冕抽出手电,用外衣盖住灯头后按下开关,凭借微光向着门内走去。

大约五米后,吴冕赶到了走廊拐角处,感觉里面的尸臭味更加浓重,而且视线内也影影绰绰。

为了看清里面的景象,吴冕抽掉了挡住手电的外衣。

光芒亮起的一瞬间,一张惨白的巨大脸颊猛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尸体直挺挺的靠在墙壁上,已经有了巨人观的症状,整个身体膨胀了数倍,像是个气球一样,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见不到一丝皱纹。

后面的空间是一个像是泳池一样的下沉空间,里面横七竖八的堆满了肿胀的人类尸体,这些尸体大多都已经腐烂,露出了森森白骨和满地人头。

从一些尚未完全腐烂的尸体来看,这里面的尸体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取走义械的合成人,其中几具出现巨人观的尸体皮肤已经开裂,露出了下面黄白相间的脂肪,大片蛆虫像是会移动的马赛克,在尸堆中翻涌。

黑暗浓厚,堆叠腐烂的尸体上溢出冰冷的血液和黄色的粘稠尸液,吴冕的鞋子就是被这些溢出水池,混合着碎肉和脏器的液体浸湿的。

这种心理、生理上的双重折磨,让吴冕产生了强烈的不适。

看见血池中这恶心的一幕,即便他这种拥有强大心理素质的人,也忍不住扶着墙壁呕吐起来,大口吸入恶臭无比的空气,吐得更加严重。

就在吴冕准备远离这处恐怖空间的时候,外面的走廊内忽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其中还伴随着惨叫和怒骂,距离他越来越近。

/133/133911/31512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