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龙医 > 第346章 给老子开

“啊!”

“陈平安,死!”

“砰砰砰!”

滑头鬼的身上突然蠕动了起来,就像是皮肤下面有着什么东西在窜一样,皮肤被撑的薄如蝉翼,能看的请下面翠绿色的血。

整个人就像是巨人观一样,肿的不行。

随着滑头鬼身上这诡异的变化发展到了顶点,就像是一只充满了气的气球,猛然爆炸。

这时候陈平安已经带着滑头鬼,飞速远离山口组,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外。

陈平安赶在滑头鬼爆炸的前一秒。

猛地把他扔了出去。

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陈平安甚至能看到滑头鬼四散开了的皮肤。

和翠绿色的血液瀑布一样,四面八方的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娘的

陈平安只来得及堪堪把头转了过去,心中警铃大作,他能感觉到滑头鬼身体里的东西,威力比硫酸都强。

而且这个规模。

要是被沾上了,恐怕不死,也得被烧成面目全非,能不能治还是两说。

周围的树木瞬间就枯萎了下来,就连天上飞过的鸟,也是只来得及扑腾两下就砸落了下来。

威力不言而喻。

一切都在转瞬之间完成,陈平安甚至隐约闻到了一阵烤肉的香味。

“啊!给我开!”

陈平安尽全力的运转真气,左手上本来消沉下去的纹身,瞬间就亮了起来,光芒看着比以前刺眼了不少,栩栩如生。

一拳轰去。

但这东西好像连真气都能腐蚀一样,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冲势,就紧接着冲陈平安贴了下来。

退无可退。

坏了,要栽.

就在这时。

陈平安的体内的真气就像是被蒸发了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速度快得让他都没反应过来。

可这趋势,还没有停顿,吸的经脉都要断了。

疼的陈平安呲牙咧嘴,但是那种真气被抽干的无力感,竟然迟迟没有袭来。

整个人不知道怎么了,脑袋涨的生疼,最疼的是右手,像是什么东西在生根一样。

如果此时陈平安能看到自己的模样,定是吓得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陈平安的头发在飞速生长,身体“嘎吱嘎吱”的直响,硬是生生长高了一节。

生机磅礴的不像样子。

左臂一直蔓延到胸口的龙纹身闪着金光,本来空无一物的右手,就像是在纹身一样,从手背上开始勾勒出了一种晦涩难懂的但又异常漂亮的图案。

顺着手背缓缓往上移动,没一会就到了小臂上。

身上散发出了一股令人如痴如醉的花香味,一旁本来已经枯萎的树木,转眼就焕发出了生机。

周围本来都快淹没陈平安的翠绿色鲜血,瞬间没了颜色,就像是变成了白开水一样。

“嗡!”

陈平安已经注意不到这么多了。

因为自己体内刚刚被抽干的真气,转眼就恢复成了满溢的状态。

但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又被抽干了。

周而复始,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丹田里都快炸了,突然出现的翠绿色新型真气跟一直生根在丹田里的暗金色真气。

就像是争地盘一样,谁也不让着谁。

要拼个你死我活。

散发出的威压,让只要踏入方圆十公里的活物,瘫软在地下抬不起头来,纷纷想着中心地带陈平安所在的位置朝拜,就像是那里有着洪水猛兽一样。

陈平安一屁股栽倒了里地下。

用尽力气盘膝坐下,青筋暴起,毛孔渗出了丝丝血丝,整个人就像是要爆开一样。

陈平安毫不怀疑,如果在让这两股真气在自己的丹田里折腾下去,就真的会爆开。

“给老子消停点!”

抱圆守一,舌定上颚,拼命运转着玄武医经。

镇压着体内的两股真气,七窍流血,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昏。

娘的!

要弄死老子?

丹田已经被冲的千疮百孔了,两股真气不断的膨胀,转眼间就溢满了丹田,但还止不住冲势。

娘的,得想个办法,这么下去非得给老子干爆了不可。

奈何陈平安,是半路出家,也没有个领路师傅,没有对付这种

情况的办法啊。

唯一算得上师傅的,给自己留下玄武易经就消失不见了。

玄武经?

对!玄武易经!葵花点穴手!

陈平安咧嘴一笑,虽然满嘴的鲜血渗人的不行,但是突然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自己之前用葵花点穴手的时候,就研究过穴位。

之前研究穴位的时候就拿过自己当小白鼠,看得见自己体内有几处封闭的大穴,玄武医经上记载,得到了内劲大成的时候才能开穴藏气。

自己之前也悄悄用过真气冲过那几处大穴,但是就好像长死了一样,稍稍一碰没有感觉,用劲了就疼的快死了一样。

但是陈平安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反正在等下去也得被撑死,还不如试一试。

陈平安身上的狠劲也上来了,满面狰狞,娘的!横竖都是死!那老子就看看到底是怎么死?

“嗡!”

陈平安用劲力气把那两股真气拆分开来,身子一晃“哇”的一声又突出了一股鲜血。

接着运动两股真气,分别冲起了那几处封闭的大穴。

“给老子开!”

“啊!”

凄惨的喊叫声,贯彻林子,就像是里边有一只恶鬼一样,足足维持了半个多小时。

就像是有人在拿刀子贴着骨头,硬生生剔着筋膜一样。

时而又像是无数根细小的针,不间断的刺着每一个毛孔。

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思考不了什么了,只顾的及拼命冲着大穴。

如果外人知道陈平安疯狂的举动,定会摇头不屑的称为一声痴人做梦。

因为如果没到了破镜的日子。

愣是要冲那几处得到了内劲大成才能破开的穴位,无疑是九死一生,就算说是十死无生也不为过。

这就想是本来只容得下十厘米。

非得塞进一根造桥用的水泥柱。

两股真气不断的轰着紧闭的大门,每一次轰击,就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疼。

疼痛愈演越烈,陈平安整个人也变成了血人。

“给老子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