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吴大志说的,吴夺哈哈大笑,“还不允许年轻人失误了?”

“失误和办砸了是两码事儿,过程可以失误,办砸了是彻底翻车。不过,我只是感慨感慨,敲打敲打你这个臭小子。”

吴夺又笑, 转而问道,“对了爷爷,见了李天风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他是老江湖了,你有啥想法就直说,别绕弯子浪费时间。”

“这个我明白,就是因为没啥实质的内容, 所以才问问您。”

“嗯,把你要办公司的事儿, 具体说明白就行。别的,看他说什么,随机应变吧。”

······

吴夺挂了电话之后,没多久也就睡了。

从齐州到燕京,一天数十趟经停高铁,一个多小时就到,很是便捷。

吴夺起床吃了早餐之后,一边打车去了车站,一边在路上订了一趟高铁,同时告诉了宁霜。

一切顺利,不到十点就到了燕京。

还是住在宁霜单位旁边不远的酒店,结果那个前台小姑娘都认识他了,还问又到燕京出差啊?要住多久?

到房间简单收拾之后,吴夺便先给李天风打了个电话,因为吴大志说早晨打招呼,所以尽早为好。

至于庞统那边,等和李天风见过面再联系也不迟,再说庞统也比较忙。

李天风接得挺快, 直接问道,“到燕京了?住的地儿安排了没有?”

“李先生,到了,住下了。”吴夺接着把住的酒店说了说,又问,“没打扰您吧?”

“你来电话晚一点儿我就静音了,我要接受个媒体采访,记者就在对面,刚要开始。这么着,完事儿我给你打过去。”

“好,那您先忙。”

“好,回聊。”李天风应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吴夺又把情况给宁霜说了说,宁霜便说那中午你等等吧,没准他安排吃饭什么的,中午咱俩就不安排了,晚上再说。

“晚上有什么安排?”吴夺嘿嘿。

“一起吃饭啊,还有什么安排?”

“吃完了饭呢?”

“我在单位呢!旁边都是同事,先挂了哈·。”

宁霜那边挂了,吴夺便在酒店房间等着李天风回电,结果一直等到十二点, 也没来电话。

吴夺早饭吃得挺抱,一上午也没怎么活动,倒是不饿,只是有点儿困了,便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等的时候电话不来,躺下眼看要眯瞪了,手机铃声响了。

吴夺一接起来,李天风就笑道,“不好意思啊,那个记者忒磨叽,你吃饭没有?”

“没呢,您忙您的,没事儿,随时联系我就行。”

“这样,我馋北新桥的卤煮了,你爱吃么?爱吃我请你吃一顿,然后我下午没事儿,咱俩好好聊聊。”

“行啊,那我打车直接过去。”

······

吴夺和李天风在北新桥路口一角的一家卤煮店门口碰头,李天风扬了扬手里的号纸,“排队没事儿吧?”

“没事儿,您对卤煮看来是真爱啊!”

“就好这口儿,打小就爱吃,三五天不吃,就有点儿馋。”

吴夺笑了笑,“我吃着也行,也是好久没吃了。”

两人过了一会儿进去了,腾出来的是一张角落里的小桌。

两大碗卤煮配几个小菜。

香喷喷的肉汤中,有大肠猪肺,有切块的火烧和炸豆腐,浇上韭花酱和酱豆腐,撒上葱花和香菜沫,李天风吃得那叫一个香。

吃饭的时候,吴夺也没多说话。

吃完走人,到了门口,出现了一辆保姆车,李天风抬手示意吴夺上车。

两人上了车坐好,车子启动后,李天风笑道,“走,我给你接风洗尘,咱们去泡个温泉。”

客随主便,吴夺也不客套,“谢谢李先生。”

“今天上午,是一个倭国媒体采访我。”李天风接着就切了话题,“夕月新闻社驻华夏总局的女记者,叫什么小村夜子。”

“噢?”这有点儿出乎吴夺的意料。

夕月新闻社是倭国三大媒体之一,即便在华夏,知名度也是挺高的。

“不是小姑娘,是一个中年妇女。”李天风看了看吴夺,随口解释了一句,“还带了一个摄影记者。不过我没同意拍照,不管是人还是东西。”

“什么主题呢?”吴夺跟着问道。

“有点儿大。”李天风顿了顿,“夕月新闻社的夕月周刊,要做一期关于华夏九鼎的大型综合报道。”

“九鼎?”吴夺吃了一惊。

“他们号称,听说华夏已经发现了沉寂两千年的九鼎重器,问我作为资深收藏家,有没有什么消息,有没有什么想法。”

吴夺皱了皱眉,“这都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他们采访官方了么?”

“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就采访了国家文物局,小村夜子告诉我,回应是‘无可奉告’。”李天风笑了笑,“我说既然如此,采访我有什么用?结果她东扯西扯,浪费了很多时间,费尽力气想从我这里找点儿‘佐料’。”

吴夺连忙问道,“那您有没有什么真消息?”

“没有。但是,我觉得,九鼎可能已经找到了,最起码有了线索。”李天风依然不徐不疾,“特调局的庞局长昨天联系过我。”

“庞局提醒您了?”吴夺今天见了李天风,还没顾上说自己的事儿,结果李天风先抛出了大事,一环又一环。

李天风深吸一口气,“对,庞局说,如果有倭国媒体采访我关于九鼎之事,不需要回避,把握好分寸即可。他们既然要做这个报道,不管官方怎么说,他们也能做出一期来。而且,华夏有些‘人士’,可以按照他们的要求来说话。”

吴夺点点头,又问道,“那您没问问庞局关于九鼎究竟有没有什么消息?”

“随口问了一句,庞局也随口回避了过去。”李天风看了看吴夺,“这种事儿,要想知道真正答案,只有等着。”

吴夺再度点头,“没影儿的事儿,倭国媒体到底想干什么?”

“这我就更不知道了。”李天风应道,“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庞局也提到了你。他说,别看你年轻,但是和我一样,也是特调局备案的民间专业人士,让我尽可能多关照你。恰好你一来联系我就遇上采访了,所以说说无妨。”

吴夺心道,这事儿官方是不可能泄露的,他们几个也签署了保密协议严格保密;华夏民间,更不可能有什么确凿消息。

夕月新闻得到线索的最大可能,定是土蜘蛛长健。所以这里头,不是挖掘重大新闻这么简单。

吴夺刚要说话,李天风抬了抬手,“吴夺啊,这个事儿咱俩就谈到这儿吧,确实不能多说,算是心照不宣吧!在燕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