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无双 > 第841章夜郎孰大小梅电话

吴夺想了想,“本来还想通过谢项了解下羊城的古玩圈子,但从这笔生意来看,东西基本不行,看来谢项的眼力不到。眼力不到,他在圈子里的人脉,估计就要大打折扣。”

罗宇泽接口,“不一定是眼力不到,说不定心思不正呢?”

“心思不正只是有可能,但眼力肯定是不到的,从他的一些言谈也能看出来。”吴夺应道。

葛亮说道,“他这个人,确实比较滑头,不过从交易来看,不像是知假买假。”

“要不明天暂且去大的古玩城转转,看看现在的行市?”吴夺提议,“毕竟咱们以后也是在燕京古玩城营业。”

“考察古玩城,不顺带去地摊区捡捡漏啊?”罗宇泽笑道,“你不来,我俩逛了两次,都没捡到漏儿。”

“现在想碰上个漏儿也很难。”吴夺应道,“明天随机逛吧。”

······

第二天,三人考察了羊城三处比较大的古玩城。

不得不说,羊城的古玩城,比北方的很多古玩城的行情都好一些,而且因为地缘关系,回流货也多一些。

不过在品质方面,确实也是大同小异。仿品多真货少;真货呢,也没啥捡漏的空间,价儿都是高高的。

他们也插空逛了一些地摊,倒是也各买了一件东西。但并不能算漏儿,只能说有特色,物有所值。

当然,逛地摊也得看时机和运气,就算有漏儿,没遇上也没辙。

吴夺拿下了一件陶罐。

釉陶,带青黄釉。不大,高度大概只有十五厘米。

广口,鼓腹,收底比较紧,圈足比口径还要稍小一点儿。

这個形制也没什么太特别的,但是口沿之下,鼓腹之上,这个位置有四个字。

这四个字是模印的,大致是隶书的扁方字体,但笔画没有没隶书那种粗细变化以及起伏的特征,相对平直统一。

夜郎孰大。

这四个字很有意思,文字最早应该出自司马迁的史记:“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后来被提炼出“夜郎自大”的成语。

一个陶罐上出现“夜郎孰大”的字样,有点儿意思。

吴夺看到之后,在听之前,大致也能判定,这应该就是西汉的釉陶罐子。

而从罐子内部来看,烧制之前,应该是涂抹了一层极为细腻的白色膏泥,这可能有防漏水的作用,应该是个水罐或者酒罐。

就因为这四个字,吴夺认真听了听。

原来如此。

这个罐子,确实是西汉时期的。不过确切地说,是南越国的釉陶罐子。

羊城,也算是“原产地”了。

南越国是原先的秦朝将领赵佗建立的。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开始进军岭南百越之地;带兵的主帅叫任嚣,副帅就是赵佗,他们攻占岭南大片地区并进行据守。

汉高祖元年,任嚣病亡,赵佗的兵权最大。此时他仍是秦将,不过刚建立的汉朝一时半会还打不到岭南。

汉高祖三年,据守南海郡的赵佗已经除掉了原先的秦朝官吏,又兼并桂林郡和象郡,建立南越国,号称“南越武王”。

这就是南越国的由来。

南越国在名义上,时而抵抗汉朝,时而藩属汉朝,但实际上一直是个独立的小王国。直到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秋,汉武帝刘彻才彻底灭了南越国。

南越国存在将近百年,南越釉陶在市面上不是没出现过。文物价值尚可,但是市场行情是两码事儿,毕竟收藏相对粗糙的陶器的人是小众。

不过,带着模印的字,还多达四个,吴夺还是第一次见。

“夜郎孰大”出现在西汉时期南越国的陶罐上,也就基本可以解释了。

夜郎国是和南越国接壤的,算是“邻国”;而夜郎国的“自大”的史实,确实也比陶罐制成时间要早。而夜郎自大的特点,在南越国的传播,可能比汉朝还要早。

在一件陶罐上,模印文字,调侃夜郎国,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文化现象。

文物,比史籍要更加鲜活和真实。用文物来辅证历史甚至纠正历史,这就是考古的重要意义之一。

这个罐子所在摊子的摊主,主要是经营瓷器的,而且大多是海捞瓷;这个陶罐,他说是亲戚交给他代卖的。

话虽这么说,但价钱却是比照着西汉釉陶来的,而且开口要价偏高,上来就是八万。

吴夺砍了几个回合,也没砍掉多少,最后是五万拿下了。

这个釉陶罐子想倒手赚钱是赚不了多少的,但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收藏品。

而罗宇泽买的,则是一件清末民初的白水晶水洗,花了四千块。

因为是直壁椭圆形,这厮说拿来当烟灰缸用,会显得逼格很高。

吴夺和葛亮相视无言,对他唯有白眼。

葛亮拿下的,则是老爱好,一只炉子。

不过这不是一只香炉,而是一只风炉。

香炉是焚香用的,风炉是煮茶用的。风炉之内可以放置炭火,另外有窗口以供通风,所以才有了风炉的名字。

这件风炉是铜制,腹颈径在二十五厘米以上。

铜质精良,色泽沉稳。唇口,束颈,圆腹,底承三足。

有一面开了两个窗,上方是太极图小窗,下方是方形大窗,这是炭火的入口。与之相对的另一面,开了一个圆窗,以为通风之用。

这只风炉还有装饰性的一对兽面耳,整体上确实很有美感。

因为是清代的精品,摊主的价儿咬得比较死,最后葛亮花了和吴夺买陶罐一样的价钱,五万块才拿下。

······

三人除了中午吃饭,基本在古玩城和地摊区待了一整天,傍晚才打道回府。

羊城这几天的天气很热,吴夺回到酒店先洗了个澡;刚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居然是梅小梅打来的。

根据宁霜之前说的,梅小梅现在应该也在羊城。吴夺本来想着大家都忙,就不用在羊城联系了,不成想梅小梅打来电话了。

“小梅姐好啊。”

“吴夺,听说你也在羊城?”

“对,我听说你也来了,想你公务繁忙,我也没敢打扰。”

“少来这套。我知道你也忙,我是有事儿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