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大勇看来,两个孩子养在古家,就是古家的姑娘,自然会水涨船高。

但现如今,听这个意思是想把两个孩子找个普通的人家,这跟他想象的差别太大。

这一次七舅兄带着十个孩子在身边培养,他也动过念头,想把自家的老大也塞进去。

只是真正见到七舅兄,他却没有勇气开口。

他后来想通过古元风从中说情,谁知道这个蠢婆娘居然想把那几岁的小儿子塞过去,甚至还惹怒了岳母,直接被赶离。

“你以为我想接这烫手山竽?我本二嫁给你,现在把两个孩子带回来,还不知道这村里要说什么闲话。”古元风只觉得满腔的委屈,总算找到诉说的地方。

石大勇,“那岳母有没有说具体一点?或是有什么要求,到时候咱们也好帮忙看着。”

心中就算是在恼火,石大勇都习惯了不显露出来。

“那倒没有,她说让我做主,不过你放心,我娘说了这嫁妆她会出,咱们可以不用管。”古元风表功似的说到。

石大勇面露不悦,“这怎么可以,再怎么说这两个闺女都是你亲生的?也算是我的亲闺女,哪能让娘来出嫁妆。

只不过这结亲的人选得好好的选选,要不到时候她老人家不喜欢,咱们可就交不了差。”

古元风一脸感动,“相公,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娘既然都已经说了,咱们自然应当遵循她的意思。

只是这人选,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实在不行就交给媒婆。

正好来财跟妞妞也都到年纪了,到时候一起把这些事都给办了。”

顺便把那碍眼的姑娘打发出去,再讨一门老实的儿媳妇进来,想想就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

石大勇,“那到时候我找媒人过来,咱们还是先优先春草,一下子办太多喜事,你会手忙脚乱。”

古元风只觉得自家男人心疼自己,满脸得意的应了下来。

石大勇又安抚了几句,这才背着手来到后院。

“爹,怎么把那两个女的接来了?”石妞妞早已经等在后面,看到石大勇过来,立刻问道。

石大勇,“你先把房间收拾出来,让她们住下再说。

接下来她们可能有段日子要在咱们这边,你跟你哥忍耐一段时间。”

“又让我跟哥哥忍,”死妞妞冷哼一声,“爹,现在已经够偏心的了,现在又找来这么两个,那以后我跟哥哥在家里还有位置吗??”

“别说这种胡话,”石大勇轻敲一下她的脑袋,“别忘了你的亲事,还要依靠古家的声望才能好好的挑捡,就算是做表面功夫,你都不能跟他们置气。

反正左右不过两个丫头,到时候嫁出去,你就当多一门亲戚走动。”

“啥子?她们还准备从咱们家出嫁?当时成婚的时候不是说不带这两个过来吗?”石妞妞激动的叫道。

石大勇赶紧回头看一下,立刻喝止住她,“闭嘴,这是古家那老夫人的主意。”

石妞妞可不依,涨红着一张脸喊到,“爹,你可是说好了,要给我备一份丰厚的嫁妆,现在把他们接过来,是不是要分薄我的?”

“爹说过的话,自然算数,”石大勇见到此刻后院没人,也不再制止,“她们两个的嫁妆自然会由古家人承担,你娘是她们的亲娘,自然婚事要由她来做主,现如今,古家不是咱们能得罪起的,你最好给我收敛一些。”

自家这个闺女什么秉性,石大勇一清二楚,时不时的给古元风使绊子,幸好都是一些小打小闹,无关紧要的事,再加上自己哄得住人,才没有让古元风把事情闹大。

“爹,这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得给记住了,我们的婚事可不能由那个女人来插手。”

石大勇满脸无奈,“爹答应过你们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赶紧去叫你哥回来,一起帮你做事,一整天的都在外面跑,没干出点名堂,人家姑娘哪会看得上他。”

“我哥不喜欢在家里,也是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再说,爹你之前还答应让古家舅舅把我跟哥哥带出去,还不是一样没有做到。”

石妞妞说完也不管石大勇那涨红的脸,甩头就往厨房里走。

随着一路奔波,古文恒他们这一行人露宿荒外的夜晚越来越多,有时甚至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碰到县城。

金芊芊以前觉得通往律城的道路已经够难走了,没想到接下来的路程让她知道什么叫山路十八弯。

“咱们在这山路上都绕了多久了?”金芊芊直接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丛林。

古文恒,“应该走了一大半了,再过几天就能从这山林中出去。”

他想了一下,接着又说道,“等到下一个县城,到时候咱们找一个带路人。”

虽说此行就这么一条道,可是要有当地人代领,也不至于双眼摸黑。

这样子不知道到路尽头的日子确实难熬。

金芊芊看着前面望不到底的路,“等到下一个城,得停下来修整两天,就算这车厢布置的再好,总没有床铺来的踏实。”

古文恒自然没有意见,这成日这么颠簸,他也觉得骨架子都快摇散了。

前面还可以安稳的补补觉,可是越往后走,道路也越崎岖,还时不时的来个大转弯,后面马车上的一些婆子早就晕了。

甚至都不愿意呆在马车里,下来跟着马车跑。

就在他们看着外面的景,数着还有多长时间能到休息点,车队突然停了下来。

呆在前面探路了,人就跑回来说道,前面的山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坍方,路过不去了。

金芊芊整个脸色都变了,在这山林之中,他们到哪里再找另外的出路?

古文恒,“你在这里先呆着,我去看看。”

金芊芊不放心,“我也跟着你一起去,正好下去活动一下四肢。”

说着,她动作迅速的把自己穿戴好,又套好鞋子。

她都做到这一步了,古文恒扶着她下马车。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风,“老爷,刚刚我去看了,可能是因为前些日子下雨,山坡上的泥石滑下来挡住去路,要清理开,可能要一段时间。”

wap.

/92/92805/31524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