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瑜继续道,

“当初沈君逸比我们强,所以你不得不牺牲,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很不情愿,但是我们当初都太弱小,无法反抗,而现在龙皇同样很强,局势同样很危险,但情况已经没有那么糟糕。姐,不需要你再牺牲了,我不想你形成习惯。我知道你并不在意这些,你也想利用这情感来炼制自己的功法。”

“但我希望,就算你经历再多的感情,你依然能够在这方面保留一份纯粹,那就是你是投入的,你是享受这段感情的,而非被迫,拿出来当成一种交易,那会让我觉得很不值得,那些怎么配你去委屈?”

楚瑜言辞恳切,眼神坚定,

“如果真到了最糟糕的那一刻,无非是咱们都躲入古元界中的,你我都苟到大乘或者渡劫境再出来,如果觉得欠缺了历练,我就去买须弥界,总能想到办法。而且我还想到了市集,之前的市集是通过我的意识投射,那么会不会存在更高级的市集可以让我们本尊过去?还有会不会有更高级的试炼场,可以帮助我们提升实力?只不过因为现在的我们修为不济,才没有开放。”

楚瑜最终说出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

“比起阿琼你去牺牲,我们还不如直接舍弃掉我们的本位面,想办法去其他位面!”

楚瑜在心里默默的想:不就是搞个移民吗?

她还不信呢。

使劲砸钱,直接把系统大佬给砸服,把他们都转移去另一个位面。

“阿琼,你知道我能做到,我与你之间因果牵连很深,再加上古元界已经又经历了三次解封,其空间的灵气浓度已经堪比大千世界,我与古元界的牵连更深,如果我想的话,完全可以凭借你我的因果牵扯,将你强行带入古元界中。”

楚琼看着这样放狠话威胁的小鱼儿,哭笑不得的同时又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小鱼儿话说的再狠,但言语间想要保护她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这就是姐妹,这就是亲情。

所以她从来不为短时间的爱情迷惑,就算是迷惑也只是一时,而那一时之中,那些人的存在也远远不曾超过亲情在她心中的地位。

她最终选择了妥协,”

“好,我答应你。

真是难得,素来只有小鱼儿向她妥协,被她说服,但第一次她在已经做出决定的情况下,选择了向小鱼儿妥协,选择了包容她的保护。

哪怕楚琼觉得自己的心很坚硬,不会自暴自弃,更不会觉得把自己拿去交易,自己就显得廉价了,她只会很好的利用这种关系,给他们给楚家带来好处。

至于之后全身而退,她也不会觉得这段过往很耻辱。

想要得利就势必要付出代价的道理,楚琼从来很懂。

但现在,她想要听一回小鱼儿的。

很无奈又很踏实。

楚琼的思路很快回到了正事上面,

“龙皇是一个很优秀的皇帝,我并不否决这一点,但这人也有着处于上位者的骄傲和自信,这种骄傲和自信并不妨碍他在面临敌人的时候警惕,可他对自己的女人却有一种小瞧。”

楚琼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之意,

“或许这就是火龙界的风气有别于其他世界的理由,用小鱼儿你的话说,就是他们还活在封建时代,所以如果我成为龙皇的女人,我又想利用他就会轻松很多。”

楚瑜坚定的打断,

“这个主意你想都不要想,你也不要试图说服我,小心我关你小黑屋!”

楚琼浅浅的一笑,

“我说这些当然不是想要说服你,而是当我已经表露出答应他的意思,又在瞬息之间提出反悔的话,龙皇的怒火可不容易平息。”

“怕他个毛线!”楚瑜前一秒说的相当霸气,后一秒立刻认怂,“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我们被迫苟在古元界中几百年,乃至几千年罢了。”

“好吧,你这么有自信。”楚琼的眼中闪过一抹促狭之意,“那你现在应该好好考虑起来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龙皇很乐于接受我的提议,他现在没准都在想,应该给我怎样的位份,怎样的封号,你说琼妃如何?”

楚瑜狠狠的瞪了楚琼一眼,

“你这幸灾乐祸的,可完全不像在说自己的事,可这明明是你!”

她忽然觉得楚琼骨子里也是有些恶趣味因素的,瞧瞧,又在逗她了。

楚瑜努力想着应该如何解决这个大麻烦。

龙皇的怒火谁能无视?

他不仅是一个大乘期,还是能够调动渡劫期和一些大乘期的帝王,看似只有大乘实力,实则若真的把他当做普通的、可以欺负的大乘期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火龙一族对标的势力应该是盛元仙门那样的存在。

而盛元仙门的宗主并不能一言堂,不能把诺大个宗门看成自己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龙皇可以。

这便是家族血脉传承比师徒传承更强的凝聚力,更集中的权利!

“这事宜早不宜迟,我们得尽快的澄清此事,否则时间拖得越久,这件事在龙皇心里已经成了定局,我们再拒绝,他绝对会翻脸的。他的面子也让他无法轻易的放下,或许最后就为了这看似虚无的理由,坚决要求我们付出代价,那我们可扛不住一个能调动整个火龙界甚至是一半化清域势力的帝王的愤怒!”

她又瞪了楚琼一眼,“所以都是你的错,你给我找了大麻烦,以后坚决不允许你擅自主张!”

“好好好。”楚琼好脾气的应和着,脸上的笑意如美丽的花儿绽放。

那么真情实感,那么打动人心。

楚瑜都差点来一句红颜祸水:对对对,就是这样,你就这样对着龙皇笑,把他笑得头脑发昏行烽火戏诸侯之举!

但她一秒反应过来,将这想法给压下了。

谁知道阿琼有没有被她说得打消主意,万一她只是暂且敷衍自己,见自己也拿不出好办法就干脆故伎重施了呢。

所以不能给她找到破绽。

在楚瑜的要求下,楚琼第二次进宫,婉言拒绝了龙皇。

她的理由非常的光明正大。

神情里满满都是遗憾。

(本章完)

wap.

/76/76368/31524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