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来亨和顾炎武其实还是很聊得来的。

作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这个时期数一数二的思想家,顾炎武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非常先进,也很适合用来作为思想解放,社会改造的一部分,间接为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助力。

李来亨以前只是听说过顾炎武的大名,却没有见过面,如今一见面虽然因为自己剽窃了别人的东西而有些尴尬,但也不影响两人的交流。

李来亨被顾炎武的博学和思想的开放感到惊讶,甚至来说,对方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直接用来领导这个时代的思想文化改革浪潮的。

而顾炎武更觉得李来亨的思想才是真正的进步和完善。特别是李来亨以极其宛转的方式和他聊了有关《人·权**》的某些内容,有关三权分立的政治框架,有关民法,商法的设想之后,顾炎武更是惊为天人。

李来亨也算是明白了,以自己的脑子和本事,始终只能是个普通人,既然不能抄这个时代的人的,那就抄后世的人的东西吧!

《权利法案》,《人权**》,《独立**》,《拿破仑法典》……重商主义,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

好用的,还记得的就拿来用,需要的时候就找狗腿子文人夸一夸,摇旗呐喊一番;不需要的时候就另外找一批人骂一骂,贬得一文不值。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里面的思想内核,关于个人意识独立和解放的内核,关于社会经济发展不同阶段的适时调整。

而思想方面的改造和发展,不只是为了和经济社会改造相适应,更是为了唤醒每一个华夏子民心中的自尊自爱,独立自强意识,是为了让他们明白:人生而平等,权利与生俱来。

李来亨从来不介意什么拿来主义,只要有用,有利于提升像他这种小老百姓的自我意识,有利于小老百姓懂得反抗,懂得斗争,懂得不应该跪,那便是这些东西存在的最大意义。

反正早一点用和晚一点用没什么差别,目的都一样——唤醒人类的意识,减少人类的苦难!

在经过了一番交流之后,李来亨心中也大概确定一件事情———大顺国民报社的总编找到了。

顾炎武的人品是有保障的,思想也足够先进,更是一个务实博学,意志坚定的人,由他来做总编,在民间发声,引导思想**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顾先生!”李来亨顿了顿,试探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顾先生愿不愿意听听?”

“王爷这话什么意思?”顾炎武有些生气,不知道李来亨为什么这么说,他这个时候已经把李来亨当作知己好友了,可李来亨却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

“啊?顾先生这是?”李来亨一时间更加不解。

“王爷,若是有什么话,你就直接和顾某人说,为什么要这么见外,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顾炎武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缓了缓口气。

“哈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我如此志趣相投,本应该结拜兄弟的,但是顾先生乃是一方文人领袖,我一介武夫,岂敢……”李来亨还没说完,就被顾炎武给打断了。

“王爷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顾炎武是那种自命清高的酸气文人?”顾炎武又不高兴了,“若是王爷也认为我们志趣相投,那今日起你我便是异姓兄弟,何必要其他仪式?”

“顾先生此话当真?”

“当真!”顾炎武毫不迟疑。

“好,那今日起,顾先生便是顾大哥了!”李来亨也不拖泥带水的,多认个哥哥总没什么坏处,而且此人还有大用。

“那王爷刚刚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顾炎武也是着急,直接跳入主题。

“哈哈哈,顾大哥私底下叫我小李就好,不用拘束那些东西。”李来亨笑了笑,随后也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想请顾大哥当总编,报社的总编,报纸,几张纸一册,上面分不同板块,写有话本,小说,也有名家大师的思想,还会有广告……”

李来亨一面用手比划,一面和顾炎武解释了报纸的样子,版面的划分,职能,报社的样子,以及报纸的各项用途,办报的目的

顾炎武是个聪明人,看着李来亨的比划,又和李来亨经过几问几答,也大概明白了报纸是个什么东西,应该是和“邸报”差不多吧,而李来亨让自己去做的报社总编是干什么的自然也就清楚了。

“可是,那报纸都是有时效的,我们怎么运出呢?”顾炎武了解了报纸的作用之后,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一问题。

“皇上会大力整修驿站系统的,大顺将建立世界上最好的驿站体系。”李来亨笑了笑,对于李自成的那点小心思,他自然是明白的。这可不是一个忘本的皇帝!

“若是如此,两三日发一期的话,以南京为中心,也可影响小半个南直隶了,若是六七日的话,可以影响更大的地区!就是……”顾炎武皱了皱眉:“就是这印刷的文字如此之多,印刷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啊,可能也不是普通百姓可以买得起的……”

“顾大哥不必着急,报社的事情不是一两日就能弄成的,刚开始还需要找人找朝廷,还需要实验做样品,还需要筹集资金,更需要技术,若是后面做大了,大顺这边的印刷是不够的了,我们去欧洲学习,欧洲那边已经有了这东西了!“李来亨解释道。

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慢,由于交通和信息不通畅,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快不了。

李来亨刚开始的时候也不适应。以前都是一个电话过去,国家的另一边就开始行动了,现在的话,可能的七八天,十几天那边才收到信息。

所以报社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一两个月就弄好,仅仅是顾炎武去找到那么多名家大师就不止两三个月了,再加上其他的事情,没有个半年是绝对不可能弄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