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1060、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b>最新网址:</b>近朱者赤。

荆小强在尽可能避免让人联想到红色的东方大国。

他就是来赚钱的摇滚巨星开演唱会而已。

可随着他一连串投资互联网生意的新闻被爆炒,这名气就如同做馒头的饭锅,蒸蒸日上!

也算是无意中的选择吧。

当初他带着汪茜、杜若兰、兰欣欣一行人自驾穿越整个北美,到薪乡跟歌舞剧团会合登陆百老汇的时候。

选了顺着最著名的66号公路行进,对比到国内,差不多就等于沿着长江横穿抵达沪海。

去年的首次巡演也走的这条线,为的就是第一次走之前踩过点儿的路比较保险。

但今年就觉得要搞搞新意思,歌星传唱名声,也要把面积铺开,让更多人亲自听过演唱会,才更有影响力。

所以从洛杉矶到硅谷就是往北沿岸走,展开行程之后,差不多等于从西北、晋西、豫南这条线沿着黄河流域在走。

明年也许就是顺着跟中美洲交界的南方,类似沿着两广到东海岸沿海而上的路线。

可没曾想,今年这条线因为走的大多不是挺发达的州,就没那么多职业大联盟的超级橄榄球场,只能借助各种州立大学的场地。

人数可能少点,从去年平均八九万的上座率,到今年只能坐六万多,但号召力反而更加强劲。

因为大学校园天然就是摇滚歌迷的基本盘。

更因为这些拥有几万人体育场的州立大学往往都是顶级名校,这会儿正是电脑专业、互联网专业方兴未艾,热门到所有人都着迷的时代。

荆小强身上重叠了摇滚巨星和互联网巨头两重身份。

从加州大学、硅谷、盐湖城这一路走来,尽是疯狂拥趸!

黑仔他们本来今年打算跟着房车走,但从洛杉矶之后,踏实的黑仔还是决定带着卢昆仑打前站。

更有已经陆续登上公告牌,崭露头角的黑人歌手、制作团队踊跃参与协助。要把罗伯特这面摇滚大旗举起来。

所以场面越来越大!

荆小强收拾完裤裆出来挨了杜若兰一脚瑞,厚脸皮的闪躲蹦跳上了台。却万万没想到,巨大的橄榄球场高处竟然齐刷刷燃放起红色焰火!

为的就是要给他个惊喜。

去年荆小强跟潘云燕去买大巴车的时候,还没想那么多,下意识的选了十辆红色房车。

其实横穿整个花旗巡演的时候,已经算是他的符号。

现在无论是策划场面的导演,还是兴奋激动充满期待的歌迷,都觉得这种红色才是罗伯特实至名归的象征!

到大型球场去看过比赛的人就会有体验,巨大的看台最高处落差极大看球场上的人已经如蟑螂、蚂蚁,仿佛ius站在山巅。

然后现在整个一圈的球场高处,都朝天空中炸响红色焰火!

那种带着浓厚红色粉末的火光冲天,冬日的季风再把高空浓雾吹散,顿时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朦胧粉红色!

让黄昏下的州立大学充满让人难以忘怀的欢庆气氛!

荆小强都惊呆,仰头看着这一切,连忙回头:朝着她倾斜点产业,很理所当然吧。好不容易找到个绕着弯跟仙女儿勾搭上的理由,荆小强内心都给自己暗暗点个赞。

第三站在盐湖城,这里没有职业橄榄球豪门俱乐部,却有顶级的犹他大学橄榄球场,出了名的巨大和疯狂。

更因为来到冬天,重岩迭嶂,隐天蔽日山脉连绵,皑皑白雪更是让这里的郊区小镇成为著名滑雪胜地。

荆小强自然是要带着大家全面感受体验,特别是麻将组也太沉迷了,要多运动下。

不过包括米高在内,这几位的滑雪功底都不咋样,陈丹尼和米高算是勉强能滑,莉姐和曹菲完全菜鸟,哪怕来自冰雪国度的坂井也明显不擅长运动

自己都能把自己绊翻。

杜若兰已经不惊奇荆小强这么个西南人士,怎么稍微熟悉下就能比较稳定的在雪面上驰骋。

她自己认真跟着专业教练在新手区练习。

潘云燕只在乎穿上鲜艳好看的滑雪服,拿着漂亮的滑雪板拍下照片就够了。唯有艾文才算得上是精通,姿态优雅的在冰雪上闪转腾挪,展现出优渥家教下每年都有滑雪季的驾轻就熟。

所以别人也就跟不上她跟荆小强在雪地里的谈话了。

盐湖城的雪地据说是全世界最好的干粉雪,蓬松厚重,滑起来又快又没声音。

而且因为山势的原因,面积极大,这家最大的滑雪场有超过三十平方公里的雪区!

平京城那么大,dc区才42平方公里,可见这雪区有多大。

就一大片山脉,可以沿着不同的峰谷滑道下落,一条条滑雪索道保证了可以选择不同难度来开始这种山野滑行。

荆小强本来是随便滑滑,体验这种感受,可小金妹一直能够伴随在他左右,就稍微滑得远了些。

当然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有足够的风险意识,没有偏离雪道多远,保持能够眺望山底小镇街道。

还破天荒的在艾文穿行到稀疏树林间时,叫喊制止住:「不要往那边去了,我可不希望待会儿需要直升机来营救我们。"

设施完善的滑雪胜地保证每位滑雪者都能领到拉发烟雾弹,经常升空的救援直升机和高台瞭望哨,几十公里外都能看见求救讯号。

山麓南部就是那种寻求刺激,偷偷翻越安全滑道去滑野雪的家伙经常出事区域。

哪怕人家这运行一百多年的滑雪胜地,也禁止不了这种事情。

荆小强脑海里又在琢磨怎么把这移植回国内了。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十年二十年后,经济消费水平上去了也许能行,现在肯定只是极少数人的奢侈玩意儿。

只要是为极少数人服务,他就兴趣不大。

正在享受这种天地之间寂寞的思考,就听得哎哟一声娇呼,回头看见小姑娘狠狠摔进雪坑里了!

熊孩子,真烦人!<b>最新网址:</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