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 第488章大蛇丸的退步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圆形镜片折射着苍白的月光,

迈出黑暗的药师兜心中一片心悸与震撼。

那可是自己最为尊敬的大蛇丸大人啊,竟然,在一个照面间就被虐得体无完肤!

这样的结果着实令之无法置信。

虽然导致如此结果的主要原因,必然是有自家大人轻敌所造成的,其并没有一上来就展露自身的力量,没有发挥出属于木叶三忍应有的实力。

更是未曾吸取昔日的教训,无视着写轮眼所带来的恐怖能力,直接与那双诡异的眼瞳对视着,直白地释放着属于自身的野望!

但,即便是有着诸多因素在内,药师兜的内心还是被这一族所具备的力量所恫吓着、震撼着。

尤其是,这一族内竟然还有着第二双万花筒写轮眼!

如此重要的战略讯息,恐怕连木叶的那些高层都不知情!!

藉此也就能够揭晓早些时候的震撼,为什么一支全员精英的木叶暗部小队,会在一位看似柔弱的少女手下折戟、被瞬杀了。

而这种特殊的眼睛,他此前曾见过三次。

不,

除却从大蛇丸大人所给予的书籍中获悉过这特殊的、更高层次写轮眼的状态,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两次,且都是在那个名叫晓组织的雇佣兵团中。

一位是自称为宇智波斑的疯子,当然,对于那家伙究竟是不是那位传闻中已故的强大忍者,他一直保持着小心与怀疑;

另一位就是造成这一族没落的始作俑者,宇智波鼬。

且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个家伙的实力和潜力是真的不可莫测,即便是在脱离【晓】后,到了现在,大蛇丸大人仍旧都对那个年轻的后辈念念不忘!!

这样的执念与渴望,可见一斑。

“请等等,请听我说,我们今夜来访并没有恶意。”

“而是有合作的事宜想要商谈。”

强行按捺下汹涌的头脑风暴与内心掀起的悸动后,药师兜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此般的镇定与临场表现,真的一点无愧于其辗转、流离多年,在各个忍村做间谍的经历。

对于这样的辩解荒根本不屑一顾,冰冷的目光更是无声地落在了被破坏的外围区域上,其中意思很明确。

倘若是想要合作,那么这帮家伙会将自己的家族破坏成这个样?

在冷哼一声后,他径直朝着的那沦为废墟的房屋走去。

于此间,他的精神力一直锁定着那道特殊且鲜明的阴冷气息。

不止是精神力,包括突兀跃然于之眼底的那抹凶厉芒光,亦是紧紧地将那条臭蛇给锁定着。

这是,

【秘术·豹眼!】

针对这个处于木叶隐村与晓组织双重追捕下,还能够大摇大摆回到村子,甚至参与到中忍考试里的恐怖分子,荒又怎么可能掉以轻心?

“等等,等等。”

“请荒族长听我说,我们想要邀请您一起合作的态度是认真。”

“但是,我们也想要藉此考验一下合作的伙伴是否够资格。”

“现在看来,绰绰有余。”

药师兜急急出声,迫切的做出了解释。

“想必你应该也对现在这个村子,以及现任的火影都有着不小的意见吧?”

“毕竟,宇智波一族会沦落到当下这个地步与当下的上层建筑不无关系。”

同时,其在继续挑拨,意图掀起对方共鸣的时候,身形亦在一瞬间腾挪到了此行目标与废墟房屋的中间区域。

只是此刻,药师兜的声音多少有些不自然。

这样的不自然在其自身多年的间谍生涯中绝对少见,甚至说几乎为零!

要知道,他早就在以往的诸多任务,诸多身份变换中,彻底麻木,彻底失去了本应该有的原初情感,对待万事万物都学会了超脱上一辈老人的冷静与淡定!

别说是昨日信手接触小九尾、宇智波佐助等人了,就算三代目火影在场,藏有心事的他也能信手做到滴水不漏。

但就是在面对身前这实力难测且拥有的诡异瞳术的少年时,其面部与声音里都出现了不该有的慌乱。

就连视线亦是低垂,不敢做到直视。

比起大蛇丸,在诸多势力中辗转的他,拥有还要超脱前者的小心与谨慎。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其所言也并非完全都是虚构的。

因为双方建立起合作关系,也是在大蛇丸此次夜访的计划之内。

不过却是相对偏后的planb,其真正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将这一族完全纳为自身的实验素材。

尤其是在看到那一对美丽到不可方物的万花筒写轮眼之后,这往昔阴冷谨慎的臭蛇已经完全将这第二道方案置之脑后。

当然所谓的合作也仅仅只是局限于既定的目的之内,一旦木叶崩坏计划结束,那么届时是敌是友就无法言说了。

“我族和木叶之间的问题,关你们什么事?”

“一个区区叛离村子的叛忍,也有资格、有信誉和我谈合作?”

荒自然不可能顺着对方的心意向下说话,这会给那两个工于心计的家伙轻易地找到突破口。

能够在袭击木叶这件大事上,跨越过火之国边境,并成功说服、联合风影四代目·罗砂,能力就可见一斑。

这样的说辞显然让药师兜有些意外。

其本以为参照这些年宇智波一族的处境,这一族应该对木叶高层积怨良久,并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这样的契机才对!

当然,以之脑力自然能够想到这是对方欲擒故纵的一个小伎俩。

为的就是获取更多的情报与利益。

但是,己方所面对的可是性格高傲不羁的宇智波啊,这样的言辞亦完全符合对方的性子与做事风格。

再加上此刻,他们暂且处于力量对碰的下方,根本没有足够底气来支撑药师兜进行一个对等的博弈、谈判。

“说到缓和关系。”

“你倒是提醒我了。”

“确实,如果将叛逃村子s级叛忍·大蛇丸擒拿,并当众游街,那么的确有可能会缓和宇智波一族和木叶之间的关系。”

“至少,是和大众忍者之间的表面关系。”

荒继续说着否定的话,停下的脚步也在此刻向前迈开。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定论,在他这里并不能够完全的适用。

毕竟,为了接下来的行动其已经准备了太多太多,无论砂隐和音忍最后是如何的一个态度,都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尤其,今日猿飞老狐狸突然发难的事情更加令之感到了一丝危机感。

直接与大蛇丸联合这样的事情,荒可做不到信口答应。

这两面三刀的阴暗家伙,既然能够在这些年先后背叛木叶,背叛晓组织,并对同为合作伙伴的风影四代目有着图谋,那么就必然有可能会选择背叛自己!

说到底,对方和三代目火影可还有着一层师生情谊。

若是在关键是,这份失落的师生情谊死灰复燃了怎么办?

对于宇智波一族,大蛇丸和猿飞日斩同样能够做到各求所需的合作!

“砂隐村!”

“砂隐村也已经同意加入这场颠覆木叶的行动。”

“想必今天你已经感受到了吧,来自砂隐村使者所发出的善意。”

注视着那人坚定向前的脚步,药师兜低垂的视线猛然一颤,心绪亦变得更加慌乱。

甚至不惜将这样的重磅秘密曝露!!

为的就是能够赢得前者一时的停顿,一时的合作。

当下战力优势不在,是对于他们最大的桎梏!

当然,在将这样的重磅消息脱口之前,药师兜也曾想过更加激进一点的威胁。

以这第二双万花筒写轮眼的存在作为威胁,藉此来换取对方的退步。

但是,这样的念头只是在其脑海中升起一瞬,就被他狠狠地掐灭。

因为这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

此前,其之所以隐匿身形没有选择与大蛇丸大人同行,就是为了防备有意外发生,从而作为后手隐匿着。

不过他自身所依仗,乃至说是自豪的隐匿技巧却被那人的一眼点出,在这样的实力碾压下,药师兜根本就没有做出继续强硬威胁的勇气。

“砂隐村行事,又与我何干。”

荒仍旧不为所动,脱口回应的同时脚步根本就没有停滞半步。

极强的压迫感刹那间就完全施加在了药师兜的身上。

后者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

即便是砂隐村的那位,似乎都没有这么难搞定。

不,不对。

不是对方难搞定,而是双方当下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之上,因此才会呈现出了如此尴尬的局面。

【怎么办,】

【怎么办。】

【现在的自己应该怎么办!】

在意着那宛若叩击在其心灵深处的脚步,药师兜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的破局方式。

所有一切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腹稿,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苍白无力,根本就拿不上台面。

就连其一样稳固、平静的心境都已经大乱。

大蛇丸大人的瞬息落败,真的给予了他太过的影响。

使之再也无法保持往日的从容状态。

‘哗啦。’

然而就在这时,一连串的瓦砾碰撞音自其身后响起。

【是大蛇丸大人!】

刹那的心安于之心头升起。

“哦,不愧是昔日三忍。”

“这样的顽强的生命力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入目是那从废墟之下滚动出来的狰狞头颅,而在脱困之后,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张开了血盆大口,随之一道诡异的身影就从其口中钻了出来!

这样的情景实在是太过瘆人,饶是见证过捩眼山战役的那些宇智波族人,都不由在这样的情景下皱眉、心生排斥。

“兜,你还是太年轻了,一下子就将我们的秘密与底牌都揭露了出来。”

“呵,”

“这家伙,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他们一族对于木叶,对于那几个老东西的仇恨,比起我们只会更高。”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红莲以及那些失败的实验体送了就送了,就当是我们的见面礼。”

大蛇丸从一团粘稠的黏液中缓缓地站起了身,

哪怕经历过了刚才一系列剧烈的对碰,但是现在的他看起来仍旧毫发无损!

且,其又换了一副面孔:

黑色的长发垂及腰间,金色的竖瞳释放着威慑,苍白的皮肤宛若白纸,一对青蓝色的勾玉状耳坠为之平添了一抹阴柔。

这才是他本来的模样!

“是,十分抱歉,大蛇丸大人。”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药师兜那颗慌乱的心脏渐渐安宁,整个人就好似找到主心骨一般。

“合作吧,宇智波荒。”

“你想要带领自己的家族离开这里,还是说重新入主木叶的权势圈层都可以。”

“而我只想要干掉了那个老头子。”

“我们的利益,从根本上来说是一致的。”

大蛇丸伸出了深紫色的长舌舔舐着自己的双唇,那闪烁着侵略意志的瞳芒。

哪怕自己刚刚被胖揍了一顿,但视野中的那个年轻后辈,于之而言仍旧像是一件瑰丽的艺术品一样,使其欲罢不能!!

“当然,我可以承诺,我不会动你身后的那些族人的。”

“因为没有意义了。”

“宇智波佐助那个小家伙暂且已经够用,而我,最想要的还是你。”

其直言不讳地表达出了自己在到来之前的所作所为,以及最直白的侵略意志!

而这样的意志令在场的宇智波族人都神情一变,一对对猩红的写轮眼迸发着最清晰的杀伐意念。

毫无疑问地是,只要他们的族长一声令下,别说是三忍其一了,就算是整个木叶也可为敌!

“那个家伙,多少也算是流淌着我这一族的血脉。”

“你,僭越了。”

荒没有理会对方的合作提议,而是捡着不重要的事情说着。

太快表明自己的意图,那只会让自身以及家族陷入被动。

最重要的是,他也的确妄图借音忍和砂隐的这阵东风。

“不要虚与委蛇了,你应该也是能够察觉到的吧,独属于那个老东西的腐朽气息。”

“这里的动静根本无法隐瞒,他们已经朝着这里赶来了,是否选择合作,你心中应该有最正确的判断。”

“再不济,也是将我们共同的敌人解决后,在清算其它。”

大蛇丸有条不紊地步步逼近着,与药师兜所表现出的状态天差地别。

荒不语,脚步也停了下来。

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看破、猜透,过多的言语反而会让对方更加笃定。

同时,他已经开始推算在猿飞日斩到来前,彻底完成猎杀大蛇丸的可能。

毕竟,只要这个世界上有其施加的咒印的存在,对方就能够无限复活!

“好了,算你赢了。”

“你想要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在意着少年那晦涩的眼芒,人精如大蛇丸也揣测到了一些事情。

所以,他也适当的做出了退步。

而这,也是其最大的退步。

否则,自己也并非是不能继续蛰伏下去。

(/b/57/57813/)

1秒记住猎文网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