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木叶村,忍者学校。

今天是忍者学校开学的日子,新入学的忍校新生正在操场上听着代理火影的讲话。

“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

“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猿飞彻昏昏欲睡的听着台上猿飞日斩的心灵鸡汤,暗暗腹诽:叔叔你天天说这种假大空,难怪最后三个徒弟都不待见你。

不过,这一套对忍者学校的才入校的学员还是很有用的,看着周围一群被传销……啊不,火之意志给洗脑的五岁同学,猿飞彻只觉的自己脑仁更疼了。

怎么就穿到了火影世界了呢?这个破世界不但黑暗、危险、还特么专门出神经病,天天嘴上说为了和平,动手就世界核平,更惨的是,疯的越厉害的,实力往往就越强。

而且就算穿越,也给我安排个好点的出身吧!没有跟大筒木外星人扯上关系的血脉,自己再怎么修炼,就算能练到影级,不也就是个高级炮灰吗!

过了半个小时,猿飞日斩终于灌完了鸡汤,心满意足的走人了,这个时候,这些新生才开始分配班级,进行正常的忍校教学。

说到这,猿飞彻不得不佩服忍界小孩的早熟,五岁啊!以前地球幼儿园中班的年纪啊!字都不认识啊!就跑来学怎么杀人了。而且还有人学个一两年就毕业了!简直是让他跌破眼镜。

猿飞彻分配到的班级是一年级a班。

整间教室呈现阶梯式排布,每一张桌子的长度可以容纳三人,也就是三人共用一张桌子。

他在教室靠窗倒数第二排的中间位置上,发现了自己的名字,用黑体字写着‘猿飞彻’这三个字。

在他找到自己的位置时,靠窗的最里侧已经有人坐着了。

是个年纪和他年纪相仿的黑长直“女孩”,皮肤白皙,黑发披肩。

一只手拖着下巴,淡漠的看向窗外的操场,冰冷的气息在“她”身上环绕着。

看不到“她”的脸,给人一种冷酷不好相处的感觉。

猿飞彻看了看桌子上的姓名,是“大蛇丸”三个字。

艹,原来是大蛇丸!自己差点把他看成女的。

这时候,似乎是感觉到了猿飞彻的注目,大蛇丸扭头看向了猿飞彻。

“你好!我叫猿飞彻!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一扭头,大蛇丸就看到了猿飞彻大大的笑容,眼睛里似乎都放出了精光。

大蛇丸微微后仰了一下,似乎对猿飞彻的热情很不适应,不过毕竟现在他还只是五岁的幼童,不像成年后那么难以接近。

“我叫大蛇丸。”他一边回答,一边用自己的蛇瞳盯着猿飞彻,想让猿飞彻知难而退。

可惜猿飞彻早已认定了他这个工具人,怎么可能因此放弃?

“交换了名字,我们就是好朋友啦!呐,这个送给你!”

猿飞彻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掏出了一个笔记本,递给了大蛇丸。

大蛇丸本来对猿飞彻的自来熟很不感冒,正要拒绝时,看到了笔记本上的“查克拉的提炼与操纵”,拒绝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我想拒绝的,可是他给的太多了!by大蛇丸。

看到大蛇丸老老实实的收下笔记,猿飞彻嘴角微微勾起。

毕竟还小啊!以后想靠这么一本笔记,拉拢到这么优秀的工具人……啊不,交上这么优秀的朋友,可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了。

与一般的穿越者不同,猿飞彻是主动穿越过来的,而且他在原来的世界,虽然父母双亡,却也是一个有车有房的拆二代,什么都不做就能年收入百万租金。

除了渣了点,换女朋友勤了点,他也没有什么其它不良嗜好。每天都过着简单枯燥的现充生活。

之所以愿意随机穿越到未知的陌生世界,可不是为了找刺激,而是想学孙大圣,“求个长生不老的法子”!

因此,大蛇丸这样的好同志,好战友,那是必须要交好的啊!

虽然大蛇丸的长生之法逊了点,后遗症大了点,但这不是还有他帮忙吗!

有他这么个知道剧情,有现代脑洞,还有金手指的“高人”指点,指不定就能搞出点什么修仙之术呢!

猿飞彻在这畅想未来,台上的中忍老师已经进入了自我介绍环节。

听着同学清一色的成为火影啊,成为上忍啊之类的志向,偶尔夹杂着收集全忍界的昆虫(油女),吃遍全世界的美食(秋道)等奇行种,还有一个要成为超过自己爷爷的伟大忍者?哦,是纲手啊,那你可真是好大的志向。

猿飞彻目光炯炯的看向纲手,嗯,忍界第一的医疗忍者吗?也是一个上好的工具人啊!

很快,就论到了猿飞彻介绍自己:“我是猿飞彻,志向是成为医疗忍者,延长生命,抗拒死亡!(长生不死)”

中忍老师眨巴眨巴眼睛,如今的木叶虽然有了医院,可是正统的医疗忍者却还没有成型,医疗忍术还是治愈术之类治疗外伤的战场急救之术,都是属于战斗忍者兼修的,所以猿飞彻的志向一下把他搞懵了。

“那个,猿飞同学,木叶还没有医疗忍者这个职业……”

“那就由我开创吧!忍术可不是只能杀人的伎俩,生死人肉白骨也是可以做到的!”

“好吧,果然是让人钦佩的志向呢!老师就预祝你成功了。”

“放心吧老师,我一定会成功的!”

“好了,介绍完毕,现在我们开始上课,第一堂课我们就说说查克拉的提炼……”很快,中忍老师就开始了讲课。

猿飞彻虽然早就提炼出了查克拉,不过却也认真的听起老师的讲课,查克拉是忍者世界一切神秘的基础,对战斗型忍者或许只是会用就好,可猿飞彻以后想成为的是研究型忍者,因此必须要彻底掌握,学习透彻。

可惜整个忍者世界对查克拉的研究几乎都点到应用之上,真正对查克拉本质的研究少的可怜,尽管猿飞彻学习的十分认真,真正所得还是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