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能交易所 > 第六十二章 收留

得到自由的崔丽,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周鹤鸣父子所住的小破屋,使劲地砸着门。

周鹤鸣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会是谁这么晚来敲门,疑惑地打开门,当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是崔丽,一下愣住了。

崔丽兴奋地大笑着:“怎么样?没想到吧,你家脆梨小姐又一次成功逃脱老爹的魔掌了!”

周鹤鸣短暂地惊愕后,镇定下来,担心地:“你,你又是相亲的时候逃出来的?”

崔丽笑着摇了摇头:“你错了,这次我可是离家出走,绝对不会再回去了!”

崔丽说完,直接推开周鹤鸣,走进了屋里。

崔丽向着坐在屋里的周荣成打着招呼:“周叔叔,这次我可就要求你们收留我了。”

周鹤鸣反应过来,回身看着崔丽:“你说什么,什么收留你?!”

崔丽眨巴着大眼睛回应着:“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现在是离家出走。我又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跟你们一起住在这里了。”

周鹤鸣听完之后,却是态度坚决地看着面前的崔丽:“不行,你绝对不能留在这里。你还是回家去吧。”

原本认为这段感情已经彻底终结的周鹤鸣,突然见到崔丽,也是欣喜万分,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让崔丽留下。

崔丽可怜巴巴地看着周鹤鸣:“为什么呀?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我现在是离家出走。我爸现在肯定在家大发雷霆呢,我要是这时候回去,挨不挨打先放其次。肯定是要被我爸彻底锁起来,一点儿自由都不会再给我,然后逼着我嫁给那个姓何的小子,我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那毕竟是你爸,你可以跟他好好讲道理。”

“大哥,你也见过我爸,那是一个讲理的人嘛?我要是能跟我爸讲通道理,我还至于离家出走啊!?我现在只能先暂时躲出来,等婚期错过了,何家人急了,取消了这门婚事再说。”崔丽着急地向周鹤鸣解释着。

听了崔丽的解释,周鹤鸣倒是完全能够理解,和崔父两次接触,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处在更年期的倔老头,而且脾气很古怪,绝对不是轻易说服的人。

但周鹤鸣还是态度坚决地:“就算只是为了躲过婚期,你也不能住在我们这里。”

崔丽眼泪汪汪地:“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难道你要我睡在大街上去呀?!”

看周鹤鸣没有反应,崔丽开始撒娇:“我出门时候着急,你看看我,连换洗的衣服也没带。也没有带钱,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只能去睡地下通道了。”

周鹤鸣上下打量着崔丽,从她穿着的狼狈程度,周鹤鸣完全相信她说的都是实话。但是让他就这样答应收留崔丽,他还是有顾虑,所以沉吟着没有回答。

崔丽见周鹤鸣不说话,着急地哀求着:“鹤鸣,你不是这么残忍吧?你看在我帮你赚过钱,还给你做过饭的份儿上,不要赶走我了。我保证,我不白住你的,我白天帮你出去赚钱,晚上回来做饭,收拾屋子,就当是给你交房租了……”

崔丽说着话,开始收拾屋子干起活儿来。

周鹤鸣赶忙上前拦阻着:“这不是钱的事,崔丽,我们这里实在地方太小啊,就这么一间屋。男女授受不亲,万一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崔丽使劲摆着手:“我不怕,我知道你和周叔叔都是好人,是正人君子,你们肯定不会欺负我,我求求你们了。”

周荣成有心帮崔丽说好话,将周鹤鸣不表态,也只能装着把脸转开,不看两个年轻人。

崔丽看到周荣成的态度,赶忙快步走到周荣成身边,开始帮周荣成按摩捏胳膊:“周叔叔,我说的没错吧?您肯定是不会看着我露宿街头不管的,对吧?”

周荣成马上明白了崔丽的意思,做出一副担心的样子:“鹤鸣啊,你看看,都这么晚了,你让她一个姑娘家去哪儿呀?咱们住的这片儿,晚上连个路灯都没有,你让她一个人出去,真出点事儿,你得后悔死。我看呀,今天就暂时留下吧,咱们在屋子中间拉个帘,也就行了。”

崔丽不等周鹤鸣表态,赶忙附和:“没错,叔叔说的这个方法太好了。”

周鹤鸣看看狭小的屋子,放了他和父亲的两张床,就已经只剩很小的空间了,哪里还能再睡一个人,他为难地:“爸,不是我不愿意,确实是没地方……”

周荣成有些不高兴地:“你这孩子脑子怎么那么死性啊?咱爷俩挤一张床,让崔丽睡那张床,不就行了嘛?”

周鹤鸣看着父亲“健硕”的身材,尴尬地:“咱们俩睡一张床,这……”

“什么这呀,那的,就这么定了,我拍板了!”周荣成习惯性的拿出了当初做老板时的派头。

崔丽立刻得意了:“听见没有,周叔叔可说他已经定了。”

崔丽继续给周荣成按摩着:“叔叔,舒服吗?我再给您肩膀来两下?!”

周荣成满意地点着头,夸张地:“舒服,舒服!”

周鹤鸣看着崔丽“无赖”又加点可爱的的样子,又看着父亲享受的样子,只能无奈地:“行,我跟我爸挤一张床,你今晚就暂时留下吧……”

崔丽立刻兴奋地大叫了起来:“也!”

周鹤鸣无奈地补充着:“我说的是今晚暂时留下,明天一早我去找中介,在旁边在给你租一间房子,这样才方便。”

崔丽使劲点着头:“行,行,都听你的。”

崔丽冲到周鹤鸣身边,也开始给他按摩起来,周鹤鸣想要闪躲,却被崔丽生生地按在了椅子上,只能无奈地任由她“折磨”着自己。

周鹤鸣的脸上虽然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过那不是因为要收留崔丽。其实崔丽能离家出走来找他,他心里是乐开了花儿的。

他现在挠头的事情,是晚上要和体重超过200斤的父亲挤在一张单人床上,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