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能交易所 > 第四十五章 嗜赌的长途车司机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随后一声震耳的雷鸣响起,一场夜雨倾盆而下……

在郊外一条高速公路入口旁边,有一家小酒馆。

一群人正围在桌子前,兴奋地大喊大叫着。这些人都是跑长途运输的司机,这个小酒馆是他们登上高速公路前的聚集处。

这里吸引他们的地方,除了饮食价格便宜,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里的老板有着比较深的背影,在地下室开了个隐秘的赌室,可以让这些司机在这里耍上几把,有时候运气好,几把下来,能顶上一个月的收入。

此时,这些司机围拢在一张轮盘赌的桌子前,看着轮盘里的滚珠滚动,不停地呼喊着自己下注的数字。

尤其是站在桌子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人,呼喊的最大声。

这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因为常年风吹日晒,已经在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尤其是常开夜车,眼角已经有了细密的鱼尾纹,眼睛里也带着丝丝的血丝。

此时的他,却是瞪圆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轮盘,扯着嗓子大吼着::“8,8,8……”

滚珠慢慢停了下来,最后却落在了9的位置,众司机发出了起哄和抱怨声,年轻人李克懊恼地捶着桌子。

组织赌局的老板,将面前司机们所押的筹码都揽到了自己的面前,催促着:“来,押了押了。”

李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口袋。

旁边赢钱的司机催促着他:“你还玩不玩儿,不玩腾地儿!”

李克不服气地:“等着,小爷马上拿钱来翻本!”

李克起身走到旁边桌一个独自吃饭的年长司机跟前,赔着笑脸地:“老丁头儿,再借我点钱翻本呗。”

老丁头儿烦躁地骂着:“滚犊子。”

李克磨叽着:“丁哥,丁叔,丁爷,你就借我点儿吧……”

老丁头儿数落着李克:“大半夜跑长途,就为多赚两子儿,你咋就管不住你自己呢……”

李克催促着:“哎呀,你赶紧的,哪次借钱没还你?”

老丁头儿恼火地:“哪次你也没还呐……”

李克拽着老丁头儿,开始直接在老丁头儿的口袋里翻找着钱:“哎呀,今天一定能还,你钱放哪儿了,赶紧的,我告诉你,翻了本儿,你这个月的饭钱我都替你结了。”

老丁头儿拼死躲闪着,李克连抢带咯吱,最后从老丁头儿的口袋里抠出几张钞票。

李克不满足地:“就这么点儿,还有没有?”

老丁头儿着急地:“真的没有了。”

李克拿着钱,不再搭理老丁头儿,兴奋地回身大叫:“等等我,小爷这把一定要翻回来!”

李克冲到赌桌前,将钱拍在桌子上,大声地:“押18!我就不信这次还不中。”

老丁头儿着急地也跟在李克的身边,关注地看着李克。其他工人也纷纷跟着下注。

江离出现在小酒馆外,尽管是站在大雨中,但雨水似乎浇灌不到他的身上,自然地避开。

江离的眼睛闪现出红光,直接穿透了墙壁,看着小酒馆内在赌博的众人。当他看到人群中的李克时,眉头微微皱起。

李克和江离是从小一起玩大的朋友。长大后各自为了生计,一个当了保安,一个开了长途车,联系就少了。但两人之间都知道对方的一个秘密。

江离第一时间想到了李克,想来找他商议,没想到却碰到李克在赌钱。

老板拿起滚珠放到了轮盘里,轮盘和滚珠一起转动着。

李克瞪着眼睛大吼着:“18,18!”

其他的司机也跟着一起关注着滚动的滚珠。

江离看着李克的表现,迟疑了一下,隐身直接穿墙进入到小酒馆中,来到了赌桌前,向着轮盘里的滚珠轻轻吹了一口气。

滚珠慢慢停住,这次直接停在了相聚李克目标更远的26号上。

李克一脸懊丧地看着轮盘,其他的工人有输有赢,表情各异。

众人再次向李克发出哄笑。

老丁头儿懊丧着急地,照着李克脑袋就是一个“暴栗”:“你个小犊子,说不让你赌了非不听,又完犊子了吧!”

李克烦躁地:“哎呀,你别急呀。”

赢钱的司机将钱拿走,李克耍无赖地拉住其中一个人:“你都赢一晚上了,借我点儿钱让我翻本呗。”

赢钱的工人:“借什么借,没钱就别玩。”

李克拉着对方:“就二百,一把,一把我就还你……”

对方直接推搡着李克:“少来吧你,去,一边去,别给我们捣乱。”

李克被推搡开,看着还在赌博的众人,又看看老丁头儿,着急地思索着对策。

一直隐身看着李克的江离,脸上露出笑容,总算用这种方式阻止了李克继续赌下去。

李克从小就有爱赌钱的毛病,他也为此吃了很多的亏,但却还是屡教不改,就和江离沉迷游戏一样。

江离看着懊恼的李克,想要上前相认。

小酒馆外面伴随着雷雨声,从远处隐隐响起了发动机轰鸣声。随后,声音渐近,竟然是大队人马,少说也有二十来辆高级跑车。

众人听到发动机声,都露出疑惑的神情。

李克疑惑地起身,走到酒馆门口,和其他几个司机一起向外张望着……

江离也忍不住使出透视眼的超能,看着远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街道上,发动机轰鸣,车轮滚动,数名车手争先恐后,奋力争夺,车辆快速冲过,在街道上飞速穿行,溅起的水花在空中舞动。

众车的争夺中,车手各出奇招,或是用自己的车来“别住”旁边的车,引他撞向路边的障碍;

又或是干脆直接撞向旁边的车,将其他车辆撞向路边;

还有的干脆是副驾的助手,亮出了明晃晃的武器,在两车交错时,狠狠地打向旁边车的司机。

一时间血花飞舞,巨响震天,一匹又一匹的跑车翻倒在地,车里的车手因碰撞造成伤势,发出痛苦的惨叫……

小酒馆门口,看到这幅情景,众司机都害怕地向后躲闪着,探头观看着。

李克忍不住回头对老丁头儿:“老丁头儿,这是啥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