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能交易所 > 第十三章 危机降临

南笙将手一扬,一份制作精美的合约从她的手中飞出,落在了允儿的面前。

南笙平和地:“按下手印前请认真看好合约的内容。”

允儿却是看都不看,直接在合约上按下了手印。

南笙起身,邀请着允儿走到了一边的交易区,请她躺在了那台类似扫描仪一样的仪器前。允儿平躺上去,缓缓地被送进仪器内。

仪器开始启动,一道白光笼罩了仪器内的允儿。在仪器的末端,于浩端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的瓶子,静静地等待着。

白光进入到允儿的大脑中,只见无数的大脑沟壑纵横交错,细胞高速运动着,白光迅速地吞噬了上去,片刻后,白光向着玻璃瓶子移动,慢慢地进入到瓶子中,凝成了实质,幻化成一个和允儿一模一样的透明小人。

允儿被缓缓地送出仪器,她慢慢地坐了起来,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南笙:“这就结束了?”

南笙点头回应:“是的,你的学识我已经收走了,而你的愿望会在三天之内实现……”

允儿的脸上不再有原来知性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表情,她恶狠狠地:“好,周鹤鸣毁了我的幸福,我也要毁了她的一切。”

南笙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允儿小姐,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那我就要送你回去了。”

允儿在拉克和四名美艳少年的陪同下离开。南笙转头看向于浩,于浩会意地捧着手里允儿的意识回应:“我马上就把交易物送到仓库去。”

南笙微微点头,于浩捧着玻璃瓶快速走出交易大厅。

南笙回头看看还在低头吃着零食的石头,轻声叹息着:“原本是深爱的人,怎么会就这样反目成仇,不惜一切代价的要置地方于死地。冲动真的是魔鬼呀……”

石头抬头看着南笙,似懂非懂的眨着他的大眼睛,南笙无奈地看着他笑了笑,起身向着花园走去。石头看南笙离开,也起身抓着一大把零食跟了上去。

夕阳将一抹黄晕撒在花园中。

凉亭内,南笙默然地坐在凉亭中,在她的双膝上放着一支洞箫。石头站在南笙的身边,眨着大眼睛,看着她。

南笙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茶具,一杯西湖龙井发出淡淡清香。

南笙低声吟唱:山通海眼蟠龙脉,神物蜿蜒此真宅;飞泉歕(pen)沫走白虹,万古灵源长不息;琮琤时谐琴筑声,澄泓泠浸玻璃色;令人对此清心魂,一漱如饮甘露液;

南笙将洞箫放在嘴边,吹奏起了一首《平湖秋月》,她的眼圈红了,轻声叹息着:“景犹在,曲未终,可惜人已散……”

石头看到南笙幽怨的样子,也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小石头想了想,转动身体,化身为小精灵在花园中,围绕着南笙像蝴蝶一样的飞舞着,如同小孩子在撒娇。南笙爱怜地看着石头轻轻点头,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石头更加开心,落在南笙的肩膀,撒娇地用身体蹭着南笙的脸颊,南笙感到几分痒,爱怜地闭目享受着,轻笑着。

远处轻微的脚步声,使南笙警醒,她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是于浩从仓库方向,神色匆匆地走出。

于浩看到南笙,赶忙恭敬地躬身施礼:“老板!”

南笙轻轻点头,于浩迅速转身快步离开。南笙看着于浩离去,又看了看仓库的方向,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交易所二楼库房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门轴转动时发出了“滋纽”的声音。南笙和化身成精灵的石头来到,走进了库房。

巨大的库房内,陈列着无数个巨大的货架,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按照年份和时间向远处延伸着。每一个货架的上面,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透明瓶子,里面都有面容各异的透明小人在扭动着身形。这是千百年来,交易所收集来的各种人类的超能力。

南笙快速地在货架前穿行着,眼睛审视地观察着。突然,南笙停住了脚步,眼睛定格在了面前的货架上。货架上只有一个空空的玻璃瓶,旁边的标签上清楚的写着:典当者:周允儿。

南笙带着几分惊讶地看着空荡的瓶子,脸上充满了怒意。

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手持扫把在交易所的花园里清扫着落叶。南笙一脸怒意地穿过花园向前走去,她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杀气,阴冷的气息向外蔓延,让那扫地的老人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老人赶忙恭敬地向着南笙行礼,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惊恐。

南笙却根本没有睁眼看他,快步从看门老人面前走过,走进了交易所的大厅。扫地老人这才慢慢地转头看向离去的南笙,原本污浊无神的双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寒光。

夜,天空飘雪,一间清代的庄园,不断地有惨叫声从院内传来……

一把钢刀从头劈下,一个男人自头顶被劈开两半,血肉飞溅倒在了血泊中。一把利矛破空横飞,刺入一个女子的后背,女子扑倒在地,她的怀里还有一个孩子也被刺透。在这家庄园内,数名手持利刃的蒙面黑衣人正在展开一场灭门的屠杀……

“不,不要!”伴随着一声惊叫,周鹤鸣从床上做了起来,他坐在床上惊恐地瞪大眼,还在大口喘着气,他的头上满是汗水,还戴着一个头盔一样的仪器,通过连线将各种数据显示在旁边的仪器上。在他的身边,是数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他们看着仪器显得十分意外和慌乱,低声地议论着。

周荣成满怀期待地看着旁边数名医生,关切地询问着:“怎么样,各位医生,查出我儿子做怪梦的原因没有?”

为首的年长医生摇头:“周先生,真的很抱歉,小周先生在睡梦中的情况,我们进行了实时监控,我们发现,他脑电波变化的各种数据都有大量异常的波动,已经超过了我们的理解范畴,我们也无法解释。”

周荣成生气地:“你们不都是顶级的专家吗?!怎么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走,都给我走!”

周荣成的助理赶忙上前,摆手招呼着医生们离开。

情绪激动的周鹤鸣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的药瓶,倒出两粒药品就要往自己的嘴里倒。周荣成看到,赶忙上前阻止:“儿子,这个药你不能多吃的……”

此时的周鹤鸣却是根本听不进周荣成说什么,一把将药片塞进嘴里,用力地咽下。周荣成无法阻拦,只能是心疼的看着他。

片刻后,周鹤鸣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看着身边的父亲带着几分歉意地:“爸,对不起,又让您担心了。从16岁开始,这个怪梦就不断地重复着折磨我,却又总是这样没头没尾,也不知道它到底要表达什么。我们也找了这么多的医生,国内外的专家接触了不下百位,也是查不出病因,我看就算了吧,不要再浪费时间和金钱了。”

从16岁开始,几乎每天的晚上,周鹤鸣都会不断地重复着这个怪梦,梦里的内容如同碎片式的电影,交错展现,却始终没有任何的逻辑和头尾。每次展现在周鹤鸣面前更多的都是血腥和残酷的一面,给他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阴影。

只能是靠长期服用一种违禁的药物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周鹤鸣之所以没有在寰宇唱片享有职务,而要自己去学医,拿到心理医生的执业证书,也是为了方便给自己开药,同时尝试查找自己的病因。周荣成为了帮儿子走出梦魇,这些年也是请遍名医,却是收效甚微。

周荣成却态度坚决地:“不行,我不能看着我儿子每天这么痛苦,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必须要查出原因,帮你彻底根治。儿子,你千万要坚持住,相信爸爸,一定可以帮你把病治好的。”

周鹤鸣看着态度坚决的父亲,还想要劝说:“爸,没用的,这么多年了,我现在很清楚,这完全是隐藏在大脑潜意识里的一种刺激造成的碎片式记忆,想要找到原因太难了,所以我们还是……”

周荣成却直接打断了周鹤鸣,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鹤鸣,有志者事竟成,你劝老爸戒烟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现在老爸可是坚持着把烟戒掉了,你怎么可以轻易放弃治疗呢?听老爸的话,你就只管安心配合,老爸一定找到医生查出你怪梦的原因。”

周鹤鸣看着态度坚决的周荣成,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电话接听,电话里传出了公司秘书急切的声音:“周少,您和董事长快到公司来一趟吧,出大事了……”

周鹤鸣不想秘书的话被父亲听到,影响他的情绪,赶忙地用手捂住话筒,低声地回应对方:“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周鹤鸣放下电话,对父亲:“爸,公司出了些状况,我过去处理一下。”

周荣成本想要和周鹤鸣一起去,却被周鹤鸣劝阻,周荣成想了想,也觉得以周鹤鸣的能力,天大的事也可以处理好,就没有坚持,让周鹤鸣快去快回。周鹤鸣答应着驾车快速赶往寰宇唱片公司。

在去往公司的路上,周鹤鸣又和秘书通话,了解了情况,才意识到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公司当红的男艺人王小星被人拍到了和女粉丝在酒店约会的视频,并被上传到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应,造成了非常不良的社会舆论。

尽管公司马上采取了紧急公关,但效果极差,与王小星有关的多个综艺、代言和直播平台都提出了解约并要求巨额赔偿,连带着导致公司的其他业务也受到了巨大影响,现在寰宇公司瞬间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危机。

周鹤鸣皱起了眉头,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发现整个事件当中含有很多的疑点。作为寰宇这样的大公司,对于旗下艺人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尤其是在艺人和粉丝接触的问题上,更是有明确的制度。王小星作为正在上升期的艺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不顾身份去和粉丝开房?

更何况,寰宇公司为了保护艺人的隐私,可以说是设置了全方位的保护措施,经纪人、司机、助理乃至到所住公寓的安保都非常的全面,无死角的杜绝了狗仔队的抓拍可能,即使王小星真的胆大包天去了酒店,那些陪同他的人都去了哪里?怎么会任由外人拍下照片?

种种疑点表明了两个可能,一种是有人蓄意地陷害?还有一种更夸张的可能,就是王小星的身边有“内鬼”,也就是自己人监守自盗,在王小星破戒的时候,偷拍了照片并传递出去。

意识到这两点,周鹤鸣镇定下来,马上给公司秘书布置了任务,让她首先将网上出现的照片全部下载,确认照片的真实性。

同时,立即将最近几天王小星的行程以及他身边的密切接触人全部核实清楚,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自己人做的。

然后他又让秘书和财务部门协调,调动公司现有资金,尽量和提出解约的平台协商,将赔偿数额压低。

周鹤鸣又马上给王小星的经纪人打去电话,让他一定好好陪着王小星,要让他本人说出实话,是否做了违反艺德的事情。

如果他真的是冤枉了,也要极力安慰和平缓他的情绪,公司一定会查明真相,还他清白,挽回声誉。布置好一切,周鹤鸣的心里踏实了很多,他驾驶着汽车快速赶往公司。

周鹤鸣才刚刚走进公司的走廊,就看到很多公司职员围拢在人力资源部经理室的门口。

周鹤鸣疑惑地走上前,向众人询问着:“怎么了,为什么都围在这里不工作?”

众人回头看到是他,有人低声地回应:“周少,是胡经理查到了内鬼,正在处理……”

周鹤鸣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快步向前走去,还没走进人事部,却听到屋里传出了胡小美和江离的争吵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