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能交易所 > 第六章 交易所背后的秘密

星斗遍布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穹顶罩在一片漂浮在大海的白色岛屿上。岛屿上是一座巨大的中式庭院,庭院中有一座三层的小楼,后面是巨大的花园。

小楼的一楼就是交易所的待客大厅和餐厅、以及拉克、于浩等助手的居住空间。二楼是交易所的库房,所有交易换取回来的超能都被存放在这里。

三楼则是南笙的私密空间,这里是包括于浩、拉克等助手以及众多仆役都不能进入的禁区。

三楼偌大的房间,布置的雅致且简约,整个房间保持着一种古风。房间正中有一张精致的圆床,上挂着幔帐,南笙靠坐在床边,将脚搭在床外,露出纤细的脚踝和玉足。

小男孩石头在南笙的身边蹦跳着,向她做出萌萌的表情。

南笙的眼前不断浮现出江离在她面前耍宝的样子,她颇有些失望地轻轻摇头:“这世上怎么能有两个人长得如此相像,可性格差异却又这么大。”

南笙看着小男孩,像是自语又像是询问的:“你也觉得很意外,是吧,石头?”

石头看着南笙轻轻点头。

南笙略有些哀怨地:“本以为过去了那么多年,我已经可以彻底忘记他,却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来刺激我,难道老天爷觉得我受到的惩罚和折磨还不够吗?”

石头看着一脸凄苦的南笙,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南笙爱怜地抚摸着石头的头,眼圈已经情不自禁地红了……

正在此时,床头上一盏红色的小灯闪烁了起来,随后发出了蜂鸣的声音。

石头听到蜂鸣的声音,露出了紧张且害怕的神情。

南笙赶忙安慰着石头:“石头别怕,主人是召唤我过去见他,你好好在屋里等我,我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石头懂事的看着南笙点头,南笙起身走到床边的空地,又一次拿出荧光笔,布下了传送阵,一阵红光闪过,南笙从房间消失……

片刻之后,南笙现身出来,此时的她完全置身在一个奇妙的空间,这里布满了各种仪器和电路,就好像是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世界一样。

在房子的中间摆放着一台巨大的水晶棺材,在棺材内,却只有一颗大脑被各种仪器连接,从上面还在流动的血脉可以看出,大脑还保持着生命力。

南笙习以为常地先向着水晶棺半鞠躬致意,随后转身对着虚空:“主人,我来了。”

房间里亮起刺眼的光芒,随后一道白光闪过后,一个形象怪异的外星生物出现在南笙的面前。

这个外星生物拥有着巨大的头颅,但他的四肢却相对细长短小,仿佛章鱼的触角一般。在巨大的头颅上长着四只眼睛,恰好长在了头的四面,而且每只眼睛都是立着的,都有着两个瞳孔,也就是外星人可以看到所有方向。脸上没有鼻孔,却在头顶的位置长着一张大嘴。

跟随着外星生物一起出现在奇异空间的竟然还有于浩,他恭敬地垂首站在外星生物的身后,只是看到南笙的出现,嘴里露出一丝带着几分淫邪的笑容。

外星生物看着南笙,大嘴里发出诡异的声音:“南笙,你来了?于浩刚刚向我汇报,你今天遇到了两个有特殊能力的年轻人,是吗?”

南笙微微一愣,随后低头躬身:“是,主人!”

外星生物的声音变得阴沉起来,犹如是南极冰山浇灌于头顶一样带着寒意:“我还听说,其中的一人已经来到了交易所,可最终却没有用自己隔空取物的超能完成交易,对吗?”

南笙保持着平静:“是的。”

外星生物的生意中带着明显的怒意:“南笙,超能交易所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南笙微微低下头:“记得,是为了完成主人您数万年以来的心愿……”

外星生物冷冷地:“难得你还记得,你不觉得,最近这些年交易所的生意冷清了很多吗?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样子没法出去见人,我又何必选择你做老板来替我管理交易所?!”

南笙平和地:“当初选择我做交易所的老板,我们就有过约定,交易所的生意完全由我来决定,这些年来,我是不是尽心收集着各种超能,无需我做过多解释。如果您对我有不满意,可以随时更换我,我没有任何怨言。”

外星生物却在这时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我选择你做交易所的老板,一是因为你的才能,再就是你的性格。放心,我既然决定了让你来负责交易所的生意,就不会改变主意。我叫你来,只是想提醒你,这两种超能力,都是以前我们从未见过的,或许会对我帮助很大,你一定要把他们搞到手。”

南笙微微欠身:“请主人放心,我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和安排,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两种超能就会出现在交易所的仓库中,供您研究使用。”

外星生物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最好。你们退下吧。”

南笙和于浩一起向着外星生物欠身施礼,随后南笙打开传送阵,带着于浩一起消失。

南笙等人离开后,外星生物缓步走到了那存放着大脑的巨大水晶棺前,深情地看着里面的大脑:“吉娜,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恢复被封印的大脑,拥有更强大的能量,那个时候,我就可以为你重塑身体,我们一起统治这个世界……”

大脑上的血脉运动忽然剧烈起来,血脉的流速加快,外星生物看到这情景激动起来,迅速转头看向用各种线路和大脑连接在一起的一块巨大屏幕。屏幕上缓慢地出现了一行诡异的文字(为了大家能看懂,此处还是翻译过来):吉特,已经千万年了,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吗?

被叫做吉特的外星生物激动地怒吼着:“有的,一定会有希望的,阻挠我们的云家百年前就已经被铲除,现在没人可以阻止我们收集超能,我正在研究这些超能在大脑中的位置,加以运用冲开我大脑被封印的地方,已经初有成效。只要坚持下去,我一定会成功的……”

大脑的运动又慢慢地平缓了下来,屏幕上不再有字出现。吉特也恢复了平静……

交易所的后院是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中有亭台楼阁,种有各种奇花异草,在花园的中心,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工湖。伴随着一道红光闪过,南笙和于浩一起出现在了湖边的凉亭中。

南笙并不搭理身边的于浩,快步地向前走去。

于浩却惶恐地快走几步跟上前:“老板。”

南笙并没有停下脚步:“有事直接说吧。”

于浩跟在南笙的身后,小心地解释着:“老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不经过你的同意,就越级向主人报告任何事情了,求你原谅我吧!”

南笙丝毫不在意地:“你和拉克是我的助手,也是交易所里除了我之外,唯二拥有意识的人,你们想做什么,只要不违反我定下的规矩,我永远不会干涉和过问,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说到这里,南笙却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于浩:“不过,有句话我要提醒你。”

于浩赶忙恭敬地低下头:“老板请说。”

南笙正色地:“交易所的规矩是我制定,也是主人认可通过的,任何人不可以触碰,交易随心,不得强求。今天你的行为我念在是初犯,不再予以追究,但如果以后再有类似行为,我一定严惩不贷。”

南笙说完,不再搭理于浩,转身离去。

于浩惶恐地低头施礼回应着:“我记下了,请老板放心,我绝不敢再犯。”于浩目送着南笙远去,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却原来已经是被冷汗湿透。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不甘与愤恨。

城市边缘的一块破旧的pf区,每间房屋都显得年久失修,到处都堆积着杂物,显得凌乱不堪。在pf区角落的一间小房内透出微弱的灯光,一阵凄惨的叫声正从屋内传出来,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疼,疼死我了,轻点……”

屋内堆满了各种陈旧的家具,空间十分的狭小,也只有一颗发出微弱光亮的灯泡发出暗淡的光芒,使得整个房间显得很是昏暗。屋子角落有一张破旧的小床,江离歪靠在床上,奶奶正在用棉签蘸着碘伏给他擦拭着伤口,小妹则坐在旁边,用双手拖着下巴,关切地看着二人。

江离使劲地捂着脸躲避着奶奶手里的棉签,叫喊着:“疼,疼,奶奶您轻点,您别老往伤口上按压,太疼了。”

奶奶放下手里的伤药,心疼地:“不上药更好不了呀!你看看,伤得这么重,明天可怎么上班呀?!”

江离看着奶奶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还上什么班呀?”

江离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银行卡,在奶奶的眼前晃动着:“看看这是什么,奶奶,告诉您,里面有整整十二万,可以随便花。”

奶奶看到江离手里的钱一下子愣住。

江离得意地继续说着:“咱们现在有钱了,我再也不用去干破保安的工作了!”

奶奶审视地看看银行卡,又看看江离,脸色却慢慢地的阴沉了下来,厉声地:“江离,你又管不住自己的手了是不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咱们人穷,也必须有志气,不许用你那能隔空拿东西的戏法去偷东西!”

江离看到奶奶急了,赶忙解释:“奶奶,您可千万别误会,这钱真不是我偷的,是我把用本事换回来的。”

奶奶不相信地:“你有啥本事,能一晚上赚回12万,你奶奶我岁数大了,可脑子还不糊涂。”

江离坚持地:“奶奶,我说的是实话,我就是用您教我的剪纸技术换来的12万。”

奶奶一听更加不信了:“还胡说!就你那剪纸技术,过年的时候剪个窗花都是歪七扭八的,你还能用这技术换钱,还换那么多,你现在还学会说瞎话了是不?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奶奶说着,从床上拿起扫帚疙瘩,就要打江离的屁股。

江离慌忙用手捂着屁股:“奶奶,别打,我真没说瞎话,人家说我的技术,真的值这么多钱,对了,我这有合同,白纸黑字写着的,我给您看。”

江离说着,取出了合同,向向奶奶展示着。

奶奶更恼火:“欺负奶奶不认识字是吧,哪儿弄张破纸糊弄我。”

江离认真地举起右手:“奶奶,我真没糊弄您,这钱真是正道来的,我要是说了瞎话,您把我屁股打烂了都行!”

奶奶看着江离,终于将信将疑地放下了手里的扫帚疙瘩:“难道真有人会看上你那剪纸技术?”

江离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真的,奶奶,绝对是老天爷开眼,该着咱们家翻身了。我跟您说,不光有这笔钱。我今天还碰到了唱片公司大老板的儿子,他邀请我到他们公司去工作。奶奶,以后我可以去唱歌赚钱,养活您和小妹了。”

说着,江离又取出了周鹤鸣给他的名片:“您看,这是他给我的名片,让我明天就去报道的。”

奶奶看看江离手里的名片,又看看他认真的样子,终于是有些相信了:“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绝对都是真的!以后您再不用那么辛苦了,就好好在家享福,我赚钱孝敬您。”

奶奶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好,真是老天开眼了。我也不用你拿钱孝敬我,咱们用这钱给小妹治病,然后送她去上学,再也不能让她像你小时候那样,因为没钱交学费,上完初中就到处打工了!”

江离连声答应着:“没问题,奶奶,送小妹上学,以后还得上大学,出国留学呢。”

小妹听到奶奶和江离的话,露出了憨憨的笑容:“我可以上学了……”

江离高兴地将小妹抱起来转着圈:“没错,小妹可以上学喽……”

江离不小心碰到脸上的伤处,又疼得咧起了嘴,发出了呻吟。奶奶看着开心的兄妹俩,露出了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