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闻太师已经在外面领兵打仗。

了解闻太师的比干和商容知道,除非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否则闻太师是不会回来的。

除非是又有谋反的事情出现。

有了!

如今那新东伯侯造反,以此传信给闻太师,让他速速回来。

比干立马就写了一封信,上面写了东伯侯造反,事情严重,望闻太师速速回来。

另外还说了大王不想麻烦闻太师,所以不想让闻太师回来。

若是战事稳定,就先回来,到时候让黄飞虎将军去前线。

北海。

闻仲如今是金仙修为,对上那七十二路诸侯的小把戏简直是破解的不要太简单。

袁福通他们可难受了。

那闻仲不知是磕了什么药,本来有高人相助的他们现在反倒被打的如此狼狈。

其实这也怪不得姜子牙。

他本来是打算帮助七十二路诸侯先打赢这场仗的。

可谁知元始天尊召集了他。

之后更是在昆仑山上修行。

所以本以为有了仙人帮助的袁福通才会傻了。

本来他就打不过闻仲。

姜子牙他们在暗中做了手脚后,才压制闻仲打。

可现在闻仲却不知得了什么机遇,仙人也不见了。

袁福通内心有些焦急。

他本是七十二路诸侯之首,好端端的突然造反自然是因为他背后的人,因为许诺他造反的话就让他修仙。

袁福通这个凡人哪里忍受的了修仙的诱惑。

这不就拉拢了和他一帮的反出了大商。

结果被坑的这么惨也是让袁福通后悔的啊!

营帐内。

袁福通等几位诸侯正在商议,他们本就是因为利益才聚合在一起。

现在被打的这么惨,还是散伙了吧。

就在诸侯争执不下的时候。

士兵来报:“商朝攻打的速度变慢了。”

袁福通大喜,总算有喘息的机会了。

这是因为闻太师收到了比干的书信,写了东伯侯造反。

东伯侯乃是四大诸侯之首,造反非同小可。

闻仲想了想,他如今是金仙修为,这袁福通等人也是不成气候了。

东伯侯的事情更重要。

他匆匆交代了副将一些事情,就赶回朝歌了。

如今修为是金仙的他赶回朝歌不过花了半日的时间。

比干和商容在府中谈着话,闻仲就来了。

“商相,王叔,那东伯侯怎么好端端也造反了。”

“哎哟!”

比干和商容吓了一跳。

这闻太师回来的也太快了吧。

不过回来的好啊!

幸好有陆前辈的提醒,他们先和闻仲夸奖了一番陆前辈。

闻仲严肃道:“这位陆前辈乃是大能,教中的师叔特意叮嘱过。你们对他的态度可一定要恭敬啊!”

紧接着比干就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部和闻仲说了。

闻仲气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桌子一下子就四分五裂了。

“大王是糊涂了吗?宠信妖妃!我这就进宫!”

闻仲看着纣王长大,在纣王的心里,对闻仲的感觉那是非常害怕和尊敬的。

他本在和巧儿玩耍呢。

突然,侍从来报:“大王,闻太师求见。”

“你说谁?”

纣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太师不是在平叛吗?

怎么出现在王宫了。

纣王吓得当即就从床上下来了。

怎么办。

太师若是知道孤干的事情,岂不是要抽孤。

巧儿见纣王害怕成这样,当即就道:“大王为何这么害怕闻仲。大王是王,他是臣。”

纣王叹了一口气,记忆中的闻仲那简直比他的父王更可怕。

要知道自己是他教出来的,更清楚他的脾气。

所以闻太师是知道自己干的事情特地赶回来的吗?

但是太师已经在外面求见了,总不能不见吧。

“宣!”

纣王定了定心神。

一个男子走进来,虽然头发花白,但是气势却足的很。

纣王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

“老臣见过大王。”

“太师不是在前线吗?怎么突然回朝歌了,孤竟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晚上给太师接风洗尘。”

“臣为何回来,大王心里应该清楚。大王什么时候也开始信奸臣宠妖妃了。”

巧儿一听闻仲说自己是妖妃,当即就扑在纣王的怀里,道:“大王,巧儿怎么会是妖妃,大王你要替臣妾做主啊!”

若是往常,纣王肯定二话不说,拉下去砍了便是。

但是现在。

“太师刚回来,怕是有些误会。孤只是处置了一些要谋反的人。”

纣王不仅没有处罚闻仲,还给闻仲解释。

巧儿看着纣王,已经傻了。

这纣王怎么回事?

人王气质呢?

在闻仲的死亡眼神下,纣王的声音越来越小声。

但是对于一点,那就是巧儿。

纣王是坚决不肯说巧儿是妖妃的。

只说这一切都是自己干的。

纣王怎么说也是商朝的王,即便闻仲是三代元老,也不能真的逼得太过分。

只能感叹一声道:“大王,等明日上朝的时候臣再与你说吧。”

说完,看了一眼巧儿。

果真是真的一副勾人心魄的模样,难怪大王都变了一个人似的。

闻太师出宫后,就去找了比干和商容去了。

这趟进攻,闻太师其实就是为了看看将纣王迷惑的巧儿长什么样。

但具体的措施他还要与比干商容他们商量。

论起治理朝堂,商容这个丞相做的更好。

丞相府。

三人正在喝酒。

比干和商容也是很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聊起来后,突然聊到了陆长生。

比干问道:“太师,那茶肆中住着的前辈到底是何人。”

闻仲摇摇头道:“我也不知,但是师门中的师叔对他也是非常敬重。”

比干和商容说起了有了陆长生的提醒,才没有让王后娘娘死在巧儿的计谋之下,这次叫闻太师回来也是陆前辈说的。

闻仲沉吟,这位陆前辈于他有大恩,这次又帮助了商朝,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报答的了。

“你们二人定要注意陆前辈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修为上帮助不了陆前辈,至少要让陆前辈住的舒心。”

“放心吧,太师,我早已命令官兵不许去城门口打搅陆前辈的茶肆了。”

“不然陆前辈家里两个美人怕是早被人给觊觎了。”

陆长生的事情谈完后,闻仲便说起了除奸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