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

胃口不好,吃些水果那肯定就好了!

系统出品的水果,陆长生还是很有自信的!

陆长生这般想着,又起身去拿了一些水果道:“别光吃菜,水果也吃吃。”

琵琶精点头,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这灵气!

天啊!

难怪妲己姐姐修为已经到金仙了。

难怪刚刚还提醒我一定要把水果吃完!

真的是爱死妲己姐姐了。

此时琵琶精的脑子里就四个字!

我好幸福!

妲己见琵琶精模样,见怪不怪。

当初她刚吃这些也是疯狂吃。

后来就细嚼慢咽了。

也没什么意思,吃惯了!

妲己这想法要是给其他修仙之人听到怕是拿着武器要追着打了。

吃完水果后,琵琶精的修为也涨到了金仙初期。

陆长生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扫而空,满意的点点头。

妲己和琵琶精二人开心,姜子牙却很痛苦。

因为马氏躲在树后面都听见了。

陆长生说姜子牙贪图小姑娘美貌,说她们是妖。

关键是姜子牙还跪下认罪了。

后面无论姜子牙怎么解释,马氏都不听了。

而且阴阳怪气道:“毕竟修道,小姑娘都敢调戏了。”

姜子牙无奈道:“那是妖!一个狐妖,一个琵琶精!”

“奥。”

马氏阴阳怪气的往着朝歌走去,姜子牙被雷打的还没恢复,见马氏走了,只能连忙背着行囊跟着走了。

朝歌王宫。

自从姜王后被打入冷宫,东,南伯侯造反,巧儿的心情就很好。

不过,她最近又想到了新的享受方式。

就是建造摘星楼。

当晚,纣王在巧儿的言语下,立马就下令工人建造摘星楼。

整个朝歌城的工匠被召入王宫,没日没夜的建造。

一个月后,摘星楼建成。

纣王搂着巧儿入了摘星楼,站在最高处。

巧儿夸着纣王,直说纣王是天地间绝无仅有的男子,简直就是她心里的大英雄。

纣王被巧儿哄得哈哈大笑。

突然外面一阵喧闹。

纣王不悦道:“何人敢在外面放肆。”

侍从连忙道:“是王后宫中的宫女,王后生病,她们来请御医。”

王后生病?

纣王刚想开口,让御医去看看。

毕竟姜王后也是陪伴他多年,稍微还是有点情分的。

巧儿这时开口了:“大王,摘星楼刚建成,这王后宫中的宫女就来,臣妾怎么觉得就是来拆台的呢。”

纣王本对巧儿的话言听计从,一听巧儿的挑拨,当即就怒了:“来人,把这些宫女打入天牢。”

巧儿又继续道:“我看大王还是太仁慈了,所以这些宫女才敢不惧大王天威。不如施以严刑。”

“奥?爱妃说的严刑是怎么样的?”

巧儿便把她最新想的法子说了出来,纣王听了连声叫好。

当即对着侍从道:“按照巧儿娘娘的去做吧。”

旁边的侍从听着巧儿的建议早已吓的后背冷汗滴下了。

这巧儿娘娘看着这么美丽,这心肠真的是太歹毒了。

但是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不然他怕是这虿盆的第一个受害者了。

史书记载:在地上挖一个方圆数百步,深高五丈的大坑,然后将蛇蝎蜂虿之类丢进穴中,将这些宫女投入坑穴,与百虫嘬咬,这叫作虿盆之刑。

侍从听到百虫撕咬就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

巧儿笑着依靠在纣王胸前道:“大王,这些宫女就是重振大王您的威风的第一步,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挑战大王的权威了。”

纣王笑道:“还是爱妃的主意好啊!”

虿盆之刑一出,群臣哗然。

不是别的,这刑法实在是太惨无人道了。

胶鬲听到这个刑法后,立马进宫,想要劝谏纣王。

本来胶鬲就是姬发推荐来的,纣王对他心有膈应,觉得他与自己不是一条心。

想着巧儿提出这么好一个震慑他人的法子,这胶鬲果然想要谋反吧!

听起来好像很扯。

不过是劝谏纣王不要实施这个酷刑,纣王却已经想到是不是要造反了。

但自古君王多疑,又正值这个关头,纣王怒道:“你想替这些宫女求情,那你就在摘星楼上跳下去吧。你跳下去,我就考虑放过那些宫女。”

胶鬲一听这话,当即仰天长笑,他本来一身抱负,但是奈何遇到纣王这样的大王。

罢了罢了!

胶鬲纵身跳下。

纣王却丝毫不在意,反倒对巧儿道:“爱妃,还有没有什么刑法,孤觉得还是对他们太过仁慈了。”

“大王,您这话说的好像臣妾是什么恶人似的,天天就琢磨着这些刑法。”

“哪里的话,爱妃如果是恶人,那孤便是恶王,都是孤让爱妃做的。”

风声飘过,纣王和巧儿的声音也在风中慢慢消散。

三日后。

虿盆也弄好了,纣王特意召集了群臣,然后对着他们道:“这些宫女意图谋反,今日孤便将她们施以虿盆之刑。”

大洞中,虫子的叫声传出来,不少承受力弱的大臣已经是脸色苍白。

十余名姜王后宫中的婢女被侍卫带上来。

纣王一个手势下去,婢女就被推入了大洞中。

女子的惨叫声传来,和虫子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本来脸色惨白的大臣已经彻底承受不住,当即就晕过去了。

比干和商容用衣袖拂面,不忍再看。

他们的心里都想着,赶紧去找陆前辈看看他有什么好对策吧!

纣王和巧儿则是满脸趣味。

大约一柱香后,女子的声音已经不见。

纣王见好戏散场,便也挥挥手道:“回宫吧。”

中宫。

本来就生着病的姜王后听闻纣王将她宫中的宫女投入了满是虫子的大洞中,宫女惨死的事情,当场吐了好几口鲜血。

中宫陷入了混乱之中。

被困在朝歌的姬昌听闻胶鬲的死讯还有纣王惨无人道的刑法,在府中长叹,但他现在自身难保,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突然一道旨意下来,姬昌被发配至羑里,理由就是胶鬲意图谋反,而胶鬲是姬昌推荐来的人,所以对姬昌做出了惩罚。

姬昌还能说啥,能保住一条性命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