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恒楚看向鄂崇禹身上的伤痕。

要知道鄂崇禹可是南伯侯,从小便是养尊处贵的,何时受过这样的苦。

鄂崇禹听了姜恒楚的话,却开始笑了起来,后来越笑越大声。

“姜恒楚,你以为进了天牢后还想出去吗?”

“纣王啊!可是想我们死呢。”

进了天牢以后,鄂崇禹就一直在想着,他算是想明白了,这纣王召集他们进朝歌,打的就是让他们死的算盘。

至于姜恒楚想的自己不会死。

天真!

若真的如此,那又何必下地牢。

这还不够明显吗?

鄂崇禹不再说话。

姜恒楚见鄂崇禹模样,心里浮现不好的预感。

但是他又安慰自己。

自己女儿可是王后,那纣王即便看在女儿的面上也不会杀了自己的。

陆长生要是在一定会说:兄die,你想的太天真了,就是姜王后都被他砍了,何况一个老丈人!

地牢陷入无尽的沉默。

中宫。

姜王后被纣王下令关在宫中不准出去后,心里一直提心吊胆的。

因为那被关进去的可是她的父王。

让她如何不去管。

幸好让郊儿和洪儿已经去拜师了,否则留在宫中怕是他们两个也被责罚。

现下姜王后已经不知道该求助谁了。

对了!

比干王叔!

姜王后像是在水中抓住了一根浮木一般,连忙让人传讯息给比干王叔。

但纣王的命令是姜王后不准出宫,消息也自然被拦截了。

姜王后得知后瘫坐在地上,难道不能拯救了吗?

第二日。

朝歌的士兵到处贴告示:南伯侯鄂崇禹以下犯上,图谋不轨,午时在菜市施以枭首之刑。

百姓们纷纷过去围观,鄂崇禹被士兵从地牢中拖了出来,满是血痕的身体在士兵粗暴的动作中留出了更多的鲜血。

一路上,百姓指指点点,这南伯侯竟要造反啊!

鄂崇禹仿佛在地牢中已经把所有的傲气给抚平了,一句话也不说。

菜市。

刽子手举起刀一刀砍下。

鄂崇禹的脑袋落下。

鲜血流到台阶之下。

远处的比干和商容看着鄂崇禹就算死也睁着眼的脑袋,闭了闭眼。

陆长生自然是没有围观的,前世虽然杀鸡杀牛的没少看,但是好歹这是个人啊。

不过这事之后,陆长生更加努力的修炼了。

每次赵公明过来就看到陆长生在修炼,不禁感叹:大佬就是大佬,即便是感悟红尘也这么认真。

而鄂崇禹的儿子鄂顺得知了他的死讯后,在府中暴怒道:“纣王,我要你血债血偿!”

随后鄂顺便昭告天下,继承了南伯侯的位置,起兵攻打商朝。

而下面掌管的二百诸侯自然也跟着反了。

这个消息一出,天下又动荡了不少。

比干和商容得知后,叹了一口气!

大王这事干的不地道啊!

现在人家儿子要为父报仇,这谁也不得哪里不好啊!

要知道现在纣王可是名正言顺的大王,你想要造反,总得有一个名头吧。

眼下纣王亲自送了一个名头过去。

我杀了你爹,你快来攻打我。

这鄂顺肯定造反啊!

朝歌王宫。

纣王砸了一个又一个精美的物件,眼睛血红。

“这个鄂顺竟然敢造反!孤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寿仙宫。

巧儿得知这个消息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南伯侯反了,等到姜恒楚死了,那东伯侯不也得反吗?

这纣王手下四大诸侯反了两个,这江山离破碎还远吗?

换句话说!

她巧儿!

马上要成仙了!

巧儿得意的想着。

突然一个气息靠近,“爱妃,何事这么高兴。”

巧儿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现在鄂顺造反,她居然还开心。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理由。

“大王,臣妾在为你开心啊!”

“奥?”纣王起了好奇心。

“是啊!臣妾听说那鄂顺起兵,大王不是一直想要将四大诸侯的土地收回来吗?这正是个好机会啊!而且我还听说这鄂顺不过是个酒囊饭袋罢了。”

“以大王的威武,拿下鄂顺不是随便派个人就行了。”

纣王被巧儿的话逗的哈哈大笑,知道鄂顺造反的消息后心情产生的不愉快也消失了。

纣王和巧儿在宫中玩耍,姜王后宫中却满是凄凉。

因为被纣王的无情给伤到了,又担忧父王的安危,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寿仙宫。

“大王,比干王叔和商丞相求见。”

纣王和妲己正在快乐的玩耍呢,结果被侍卫的声音给打扰到了。

纣王眼里闪过一丝不悦道:“孤在忙,让他们下去吧。”

“诺。”

侍卫去和比干还有商容回复消息去了。

龙德殿。

这里是纣王和近臣们商量事情的地方。

比干和商容犹如两尊石像一般杵在这里。

侍卫禀报了纣王的意思后,比干和商容叹了一口气,看来姜恒楚真的是救不了了。

有着巧儿的枕头风,加上纣王本就不喜诸侯,对姜恒楚的判决也下来了,枭首。

得知这个消息的姜王后当场晕了过去。

她执意的要出宫跪在寿仙宫的殿前。

纣王也是厌烦了姜王后这个死脸样,当场下令剥夺姜王后的后位,后宫由巧儿掌控。

随着姜恒楚的死亡,姜文焕继位,也昭告天下:纣王不仁,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东伯侯反了!

至此。

巧儿的布局完成了大半。

八百诸侯反了四百。

商朝周围危机四伏。

九重天外。

元始天尊也是感受到了冥冥之中封神之劫展开的力量,掐指一算。

这狐妖还是有点本事的。

朝歌茶肆。

陆长生正在修行,他已经有感觉了,自己又要进一步。

此时的陆燕九大概是天降子,又得到陆长生的灵水喂养,现在的身子也早已长到了两岁孩童的模样。

而且早已经开口叫人了。

“爹爹,你快来看,有虫虫。”

陆燕九稚嫩的声音传来,陆长生收起姿势,站起身来抱起陆燕九,带着陆燕九飞了一会儿,陆燕九高兴的哈达子都流出来了。

妲己走上前道:“老爷,最近出门上街的人越来越少了,四百诸侯反了以后,那纣王天天派士兵在朝歌兜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