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 27章 四大诸侯齐聚朝歌

陆长生点点头道:“不错,这孩子被扔在山中,既然老爷我刚刚说了收为义子,那就是要收为义子的。”

妲己听了陆长生的话,心里也是开心。

这小孩是义子,那她是不是就是母亲了。

“对着,这孩子以后就叫陆燕九吧。”

陆燕九!

妲己听了这话,眼睛亮晶晶的,那九是她名字里的那个九吗?

陆长生解释道:“燕自然是因为在燕山碰到的,这九自然是因为你与我一起见证这孩子的,自然名字中也有你。”

“只是这母亲,九儿,你若是日后要嫁人,这孩子怕是会拖累你,所以这孩子认我为父亲就可以了。你就当作是燕九的姐姐吧。”

陆长生这话一出,妲己的心拔凉拔凉的。

不过陆长生这话也算是为她考虑,若是她说要当母亲,妲己怕陆长生会不会想着自己上赶着,就把自己赶走了。

这般想着,妲己便道:“那我就先暂时当着燕九的姐姐吧。”

先?

陆长生没有明白妲己的话,不过见妲己又逗弄着陆燕九,便也没有说什么了。

系统也出来冒泡了:任务完成,奖励已发放。

另一边,姬昌从燕山又一路出发,眼前一个道人出现。

来者正是云中子,他是来带走姬昌手里的婴儿,未来他可是封神之战中的重要战力。

云中子神出鬼没的出现后,随从立马护住姬昌。

“来者何人!”

云中子在自己的道场养伤了许久,连王宫都没有去,就是为了燕山之行顺顺利利。

可是云中子出现的时候,傻眼了。

姬昌还在,后面随从也都在。

可是孩子呢?

云中子风中凌乱了。

姬昌见云中子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也不敢小瞧,当即就让随从先退至一旁。

“本王乃西伯侯姬昌,不知道长是?”

云中子心里憋屈啊!

难道这姬昌还没有碰到那孩子吗?

算了,先问问。

“贫道云中子,算出你有一子与贫道有缘特此来收徒,不知侯爷你刚刚有没有遇到什么婴儿。”

婴儿?

姬昌立马想到了刚刚那个孩子?

那孩子竟与道教有缘吗?

可惜了。

与我的缘分倒是浅了一些。

姬昌把刚刚的来龙去脉说给了云中子听,云中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怎么会突然冒出一男一女,还比姬昌更早的看到孩子。

这不可能啊!

他算出来应该是姬昌的第一百子才对啊!

云中子当即又掐指算了起来。

但越算,这卦象就越模糊。

是谁?

谁扰乱了天机,此乃大事啊!

不行!

得立即禀报师尊才可以!

云中子勉强定了定心神,自己命中的徒弟都不见了,自己能够稳住心神已经不错了。

“既然那婴儿不在侯爷这里,那贫道就先走了。”

云中子丢下这一句话,就掐了一个法决赶往玉虚宫了。

这雷震子不见了,实在是大事中的大事!

望着云中子消失的方向,姬昌和随从只觉得莫名其妙,但姬昌隐隐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玉虚宫。

元始天尊睁开了双眼,眼里仿佛藏着宇宙一般。

云中子不敢直视元始天尊,跪拜在地上把燕山一事都说了出来。

“雷震子被人带走了?”

元始天尊语气没有什么波动。

但了解他的云中子知道元始天尊已经心里有些不平静了。

要知道元始天尊成圣之后,向来都是算无遗漏,今日那雷震子却在元始天尊的算计之外,这是多少万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元始天尊想到了在朝歌发生的事情。

难道这次雷震子的事情又跟那位有关。

可若真的如此,这雷震子怕是不能参与了。

云中子大气不敢出,上方终于传来声音。

“本座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师尊。”

云中子松了一口气,行礼后就退下了。

元始天尊望着虚空,本来这封神之劫他看的清清楚楚,但现在多了那一位之后,他也看不透了,许多命定的人物却不在他们原本的轨迹上。

妲己也可以用巧儿去代替。

这雷震子该如何是好。

朝歌。

四大诸侯终于来到了朝歌。

此时陆长生和妲己也回到了朝歌,因为陆燕九需要小孩子的那些玩意儿,这些东西朝歌里面齐全一些,而且茶肆周围还有一些擅长养孩子的妇女。

向他们请教如何养孩子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日。

妲己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听着妇人们聊天:什么四大诸侯来了朝歌啊!什么大王设宴啊!什么受宠的娘娘在宴会中被那诸侯给骂了巴拉巴拉的。

妲己将这些话和陆长生说了以后,陆长生想起了在燕山遇到的姬昌,心想:这姬昌日后可不得了,现在可能受了些屈辱,日后可是大富大贵啊!

朝歌王宫。

一绝美女子趴在床上哭泣,旁边穿着黄色衣裳的男子正在宽慰她。

“爱妃,你别哭了,哭的孤心都要碎了。”

“大王,原谅臣妾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了。”

“爱妃,你可别干什么傻事啊。”

“大王,愿来生我们还能相见,”

纣王一把抱住巧儿道:“爱妃,孤不允许这么说。那鄂崇禹实在是胆大包天!孤这就派人将他抓起来,到时候任爱妃处置。”

此刻被提到的人正在王宫中,姬昌正在劝他:“鄂兄,你还是称大王还没发脾气之前赶紧跑吧。现在的大王已经被那妖妃迷惑的,若你不走,怕下场要和梅伯一样了。”

鄂崇禹之所以大庭广众之下骂巧儿原因之一就是听了梅伯的死讯,而且还是什么炮烙之刑。

鄂崇禹当即就把巧儿骂的是祸国妖妃。

而纣王也当场发怒道:“巧儿是祸国妖妃,那孤是什么!亡国之君吗?”

大殿之上的气氛立马就变得紧张至极。

纣王是人王,他一怒,所有的士兵和随从都跪下了。

鄂崇虎听了纣王的话也连忙跪下道:“臣并非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今日这场宴会也不必继续了。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