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 24章 初入筑基,五行遁术

随着陆长生的一呼一吸之间,天地灵气都在随之颤抖。

赵公明和三宵都已经傻住了。

陆长生只感觉浑身舒畅,这就是修炼的感觉吗?

不知过了许久,陆长生终于睁开了眼睛,见到赵公明和三宵震惊的面孔。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是我资质太低了吗?”

赵公明和三霄石化了。

若你的资质叫低的话,我们的修为岂不是就是傻子资质。

赵公明咽了咽口水道:“陆老板的资质实在是太高了,我等从未见过,所以才愣住了。”

一听这话,陆长生开心的笑道:“真的吗?我的资质很高吗?”

“说实话,刚刚我感觉自己的筋脉好像都被打开了,浑身说不出来的畅快!”

“难怪你们都这么喜欢修仙,这感觉也太好了吧!”

“所以我现在已经是筑基了吗?”

赵公明点点头道:“不错,陆老板你天资聪颖,已经踏入筑基了,恭喜你啊!”

陆长生开心的绕着院子跑了几圈,随后一把拿起了砍柴刀,一把劈下。

五根火柴齐齐断裂。

“哇!这就是修仙后的威力吗?”

三霄见陆长生好像傻乎乎的样子,都笑了出来。

陆长生回过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刚刚修仙有点激动,三位妹妹见谅。”

“对了!还不知你们的修为呢!”

“你们比我早入修行,想必你们的境界比我要高出不少。”

赵公明和三霄对视一眼,开口道:“我乃真仙修为,三位妹妹是玄仙修为。”

“哇!”

虽说陆长生知道在这个洪荒世界中,圣人是无敌的!

只要一个眼神,管你是大罗金仙还是准圣统统都要死。

可那些离陆长生太远了。

现在他的身边有赵公明真仙的修为,陆长生已经觉得非常的厉害了。

陆长生两眼亮晶晶的道:“老赵,你可要教教我!”

赵公明内心发苦:大佬啊!你刚刚那动静,就是我这个准圣也制造不出来,还让我教教你!放过我吧!

不过面上赵公明还是道:“那我就教你一法术,名为五行遁术!”

五行遁术!

一听就很厉害的样子啊!

要学要学!

赵公明解释道:“此乃我道教修行人必行的法术,如今你入了我教,便把这法术教与你。”

陆长生听了这话后,立马道:“好!多谢老赵!”

赵公明将五行遁术的口诀交给了陆长生后。

还特意嘱咐了:这五行遁术的距离很难控制,所以陆老板你若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你可不要轻易使用啊!

“好!”

陆长生今天刚修行进入了筑基境,一切都感觉很新鲜的样子,于是对着赵公明道:“老赵,你来跟我过过招吧!我这刚修行,也不知道我这个战斗力如何呢。”

过招!

赵公明脸都绿了。

之前陆长生压着元始天打的场景,他又不是没看过。

不行!

他得跑了!

赵公明当即道:“陆老板,我刚刚收到师门的传讯,说是师门有任务,我便先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过招!”

陆长生听了满心的失望,不过既然赵公明的师门有任务,也就是现在他的师门有任务了,他自然不能耽误。

“那老赵你便先走好了!师门重要。下次再来。”

“好!”

赵公明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和三霄离开了。

陆长生兴奋的和妲己道:“九儿,老爷我修仙了,以后要是有坏人,老爷一拳一个!”

“老爷真厉害,老爷可要保护我啊!”

“那是必须的!”

陆长生和妲己两人在茶肆里说着日后修仙的话,幻想着修仙的场景。

而回金鳌岛的上空。

云霄笑道:“兄长刚刚好似有些狼狈啊!”

赵公明嘴硬道:“师妹,你有所不知啊!”

“这陆老板之前可是把二师叔给打了一顿啊!而且二师叔毫无反抗之力!”

二师叔?

那不就是元始天尊?

三霄神色都是诧异!

她们本以为这陆老板也就是圣人的修为,可是听赵公明说能把元始天尊压着打,就是她们的师尊通天教主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但是刚刚在院子里,陆老板好似刚进入筑基的场景又是骗不得人的!

赵公明又道:“这陆老板为了感悟红尘,连修为都给封印了。”

“但就是封印后的修为还能把二师叔打成这样!实力实在是恐怖啊!师尊也说了截教的生机就在这陆前辈身上,你们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之前这么嘱咐你们了吧。”

三霄本不是蠢笨之人,当即道:“我们明白。”

就在陆长生踏入修行的这段时间,纣王在巧儿的蛊惑下,决定让四大诸侯进朝歌。

说好听点就是想了解一下他们管理的封地有什么事情。

但是只要心里明白的都知道这纣王不过是想让他们当人质罢了。

毕竟如今的商朝风雨飘摇。

虽说尤浑和费仲之前因为巫蛊一事被纣王责罚,但怎么说他们二人可是拍马屁的功夫很绝,所以很快又被放出来了。

他们二人和巧儿在商朝搅弄风云。

而纣王召集四大诸侯的命令也已经传达到各地了。

而四大诸侯中,北伯侯崇侯虎是纣王这一派的,况且他与费仲尤浑交好。

听到纣王要召见四大诸侯时,心里一点都不慌。

当即就出发去朝歌了。

西岐。

西伯侯姬昌本来打算去的。但下方的幕僚都劝他别去。

但是如今商朝势力肯定是要比伯侯强的。

若是姬昌不去的话,纣王必定会发兵西岐。

到时候西岐怕是挡不住商朝的大军啊!

西岐的众人也是明白这个事情,所以各个都是面目惆怅。

其中姬昌的二儿子也就是姬发道:“父王,依儿所看,此去朝歌危险重重,还是我陪父王去吧。”

姬昌拦住姬发道:“不可!”

“我知道你孝顺,只是你若是去朝歌,怕是那纣王会把我们父子两个都留下。”

“这样吧,本王也略知卦象,待我算上一卦。”

在众人的急迫的眼神下,姬昌拿出了龟壳和五枚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