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干不死心道:“那老板不知有没有什么好方法。”

“实不相瞒,我们二人对那费仲尤浑也是有所耳闻,只是那两人被大王所重用,怕是没有什么好机会除去啊!”

陆长生想了想,过段时间就是那娘娘设计姜王后的时间了。

于是他开口道:“其实此事也不难,只要让他们两个失去纣王的信任就好了。”

比干和商容面面相觑,失去信任。

这事太难了。

费仲和尤浑二人之所以深得纣王信任还是因为他们二人能说会道的,大王被迷得又怎么会失去信任。

陆长生却笑道:“那妖妃如今被姜王后压制,必定会想尽法子迫害姜王后,只要有人借助这个机会自然可以把那费仲和尤浑拉下马来。”

比干和商容得知姜王后要被迫害,满心的焦虑,又听到后面这句话,眼睛一亮。

没想到今日来茶肆一趟,倒真的有所收获。

陆长生回过神道:“不过我就这么一说,我一介平民胡言乱语罢了。”

比干和商容知道这是陆前辈不想暴露自己,所以才说的推辞。

于是他们也借着这个话道:“是是是,我二人也不能做什么啊!今日听到陆老板此言倒是大开眼界。”

陆长生腹诽:我可是知道整个历史的人,能不知道的多吗?可惜了姜王后啊!

陆长生对姜王后心里充满敬佩的。

要不是后宫有姜王后在,怕是商朝灭亡的时间提早好几年了。

可惜最后被妲己还有费仲尤浑给害死。

现在梅伯死了。

他记得就是这一年姜王后也要被那妲己设计了,所以才说出刚刚那番话。

比干和商容两人目的达到,也不再久坐了。

两人起身道:“今日多谢陆老板款待了”

陆长生摆摆手道:“说哪里的话,你们付钱,我给你喝茶,说什么谢不谢的。”

只有比干和商容明白他们才说什么。

比干和商容走后,妲己假装自己身体不舒服,在房中休息。

实则追了出去找比干和商容了。

在一拐角处。

比干和商容望着眼前这妖娆女子,正是刚刚在茶肆中的侍女。

比干行礼道:“不知姑娘找我们有何事?”

妲己开口道:“你们二人怕不是普通人吧,我刚刚跟在你们身后,听到你们互相的称呼了,比干和商容。”

“一个王叔,一个首相,怎么会来到老爷这边,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比干见自己被认出来,也不掩饰了。

当即道:“这位姑娘,闻太师留下了锦囊让我们有困难就去找这个地址找陆前辈,还特地说了前辈在感悟红尘,让我等不要太打扰。”

“若是我等二人打扰了前辈,我等愿意向前辈请罪。”

妲己见比干和商容两人神色诚恳,还是闻仲那家伙介绍来的,便道:“你们二人也没有太打扰老爷,今日就算了。记住了!老爷在感悟红尘,可千万不要暴露身份。”

另一边。

陆长生见妲己身体不舒服,心里琢磨了片刻。

突然恍然大悟!

难道是那个!

女人每个月总有那几天的!

陆长生觉得自己已经把握住了,然后烧了一锅的红糖姜茶!

随后就敲了敲妲己的房门道:“妲己,老爷我烧了红糖姜茶,你注意保暖啊!”

妲己先是疑惑,后来发现自己好像给老爷产生误解了,不过她也不能解释啊!

这一锅红糖姜茶还是喝了吧。

……

首相府。

比干和商容谈着从陆长生这边知道的情况。

“既然那位前辈说姜王后马上要被算计,我看倒不如趁此机会!”

“商兄所说正合我心意啊!”

“哈哈”

两人对视一眼,计谋就在胸中成型。

费仲和尤浑被巧儿叫进宫去,随后一个针对姜王后的毒计就出来了。

现在,纣王对于巫蛊一事特别厌恶,所以只要把巫蛊之事安在姜王后的身上,纣王就会对姜王后厌恶,直接打入冷宫,到时候废掉姜王后还不是有手就行。

而商容的密信这时也送到了宫中,姜王后看完了以后,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毕竟可是商朝后宫之主。

这么多年,没有点手腕怎么存活在这后宫之中。

商容的提醒她也看了,想来想去也不过只有巫蛊这点事情可以拿来做文章了。

巧儿!

这次就看是你赢还是我胜了。

过了十余日

茶肆。

商容和比干都来了,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陆长生见此倒了两杯茶道:“二位客官脸上倒是喜色很足,近日可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哈哈。”

商容和比干对视一眼,商容笑道:“最近听闻大王将那费仲尤严惩了一番,责令其不能出府,我等真是觉得大快人心啊!”

陆长生却摇头道:“只是不能出府罢了若是,信不信过几日他便又能出来了。”

“这··”

比干商容两人相视一眼,比干苦笑:“陆老板有所不知,这费仲尤浑深受宠爱,这责令其不准出府已经是很严重的责罚了。”

陆长生摇摇头:“斩草不除根,吹风又有生啊!”

比干试探道:“不知陆老板有何高见啊!”

“高见谈不上,只是我觉得杀人诛心,只有让那位纣王真的觉得触犯到自己了,那二位才算真正的死翘翘了。”

触犯到自己?

比干和商容两人触摸了半天,喝了一口茶!

两人眼睛一亮:“好茶!”

比干和商容两个人有了思路后,细细品尝了起来。

这茶有如春天后的新草,夏天的荷花,让人只感觉到生机勃勃啊!

喝了茶以后,商容和比干两人只感觉沐浴在春日里一般,浑身上下舒坦的不得了。

上次来的匆忙,去得也匆忙。

这茶早知道这么好喝,上次就该品尝了!

商容和比干又喝了几杯,陆长生笑道:“二位这么喜欢,常来便是。”

“那是当然,到时候陆老板可别嫌我们二人烦!”

商容和比干二人暗地里比了一个耶!

和陆老板打好关系第一步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