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留了苏妲己,陆长生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能离开茶肆,出门走动了,当即就要带她去安葬其父。

苏妲己:“......”

我的老爷啊,这只是个借口啊,我爹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年了好嘛!

就算是原身她爹,她爹还没死呢,难道要......活埋?

听了陆长生的话,苏妲己连忙婉拒。

“岂敢劳烦老爷,奴婢自己来就好。”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陆长生问道。

“奴婢名唤九儿。”

苏妲己施了个万福,没有用原本的名字。

毕竟这里是朝歌城,那样太过招摇。

前辈是隐于红尘的高人,肯定不喜麻烦不断。

还是不要破坏前辈的清修为好!

不然!

惹恼了前辈,丢了机缘造化不说,自己估计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行吧,你自己处理好了再回来,这是给你的卖身钱。”

陆长生也不强求,递给苏妲己一袋沉甸甸的铜币。

至于他自己,天大地大,可算能撒欢一回了!

被迫宅了二十年,狗系统终于肯放他出去了!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女娲庙拜拜,目睹一下圣人的风采。

......

玉虚宫。

元始天尊高坐于上,缓缓睁开了他那万年紧闭的双眼,

看向朝歌。

圣威弥漫三十三天。

他眉头微皱。

“朝歌那边,轩辕坟三妖为何没有入宫?”

“按照西方准提、接引二位道友的安排,此时那狐妖本该入宫才对。”

“难不成出了变故?”

元始天尊想着,一道意念撕裂空间传出。

很快,一个道士来到玉虚宫,尊敬地喊道:“师尊!”

元始天尊威严地对下方跪拜的人影说道。

“姜子牙,封神大劫将至,朝歌那边的布置似乎出了变故,为师命你下山前去查探!”

元始天尊声若无处不在,缥缈浩荡,不带一丝情感,好似从九天之上传来。

“为师赐你两样法器,此乃混沌青莲莲瓣所化的打神鞭和封神榜,可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间,两件威压撼天镇地的法宝从他手中飘向姜子牙。

“子牙谨遵师命,必不负师尊所望!”

姜子牙万分恭敬地接过两件法宝,转身下山去了。

......

朝歌城外的女娲庙,陆长生心满意足地祭拜完后,迈步走回茶肆。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正在发放!”

还是那么的冰冷,没有一点人情味,二十年里他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想必是九儿已经料理好了其父的后事,完成了系统给的任务。

陆长生想着,手中忽然一沉,低头看去,一把质朴的砍刀出现在他视线里。

想必这就是系统奖励的有点神奇的砍柴刀了吧?

果然神奇啊,神奇到居然能和农民伯伯的柴刀一般无二。

它神奇就神奇在神奇tmlgb!

陆长生非常嫌弃地随手将之丢在地上,躺倒在躺椅上。

就在他闭目休息时,苏妲己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旁。

她目光无意间瞥过被丢在地上的砍柴刀,瞬间呆滞!

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灵魂都要被冻结撕碎了,无穷无尽的杀气扑面而来,恐怕只需要一丝一缕就能要了她的小命。

“这是什么级别的法宝?竟恐怖如斯!难道是先天至宝?”苏妲己被吓得魂不附体,刹那间有种死了成千上万次的感觉。

“愣什么呢?”陆长生看见苏妲己呆滞了半天,出言叫醒。

“没什么,老爷出去一趟肯定累了吧,让九儿为您捶捶肩吧!”

苏妲己闻言赶紧回神,再不敢去看那把砍柴刀一眼,身体紧紧贴着陆长生,妩媚地说道。

“是有些累了,还有些口渴,那九儿你先去拿些水果来吃吧。”陆长生吩咐道。

“是,老爷!”苏妲己应道。

她来到存放瓜果蔬菜的厢房随意拿了几种瓜果,回到后院,开始为陆长生捶背。

陆长生随意吃了几颗水果解了渴,这些都是系统奖励的,二十多年来早就吃腻了,于是便将剩下的水果都交给了苏妲己解决。

苏妲己见状,樱桃小嘴微张,拿起一颗果子吃下。

“真好吃......”

话还没说完,面色忽然一愣,她的修为在吃下果子的瞬间突飞猛进,一步跃入天仙境!

“这......”

苏妲己都惊呆了,她苦修数百年竟还不如吃一颗果子来的快。

这一定是先天极品灵果!

老爷果然是绝世高人,阔绰到先天极品灵果都只是拿来当普通水果吃。

然后她又想到厢房里摆满了这样的水果,该不会全部都是先天极品灵果吧!

嘶!

苏妲己简直倒吸一口冷气!

要是她全吃了,是不是直接就能成为大罗金仙?

不,不行,她不能这么做!

要是被老爷发现了,把她驱逐了怎么办?

这一念头刚萌生就被她给掐灭了,想必这是老爷在试探自己,是否忠诚。

好不容易得来的近水楼台的机会,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而白白葬送!

想到这,苏妲己捶背更认真了。

..........

碧游宫。

通天教主听完了弟子赵公明的叙述,也是倍感惊讶。

“你是说,他有可能是隐匿在洪荒之中的圣人?”通天问道。

“不是可能,是一定,弟子是大罗金仙,即便是准圣我也能看透一二,而那位陆老板的境界弟子完全看不透!”赵公明说道。

“没想到洪荒之中还有其他圣人存在!”

“封神量劫将至,为师推算到截教或有一难!如果此人愿意施以援手,那么截教还有一线生机!”

通天教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又接着说道:“你立即返回朝歌,务必要交好这位道友!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他!”

“是,弟子遵命!”赵公明道。

话语落下,赵公明即刻化为流光去向朝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