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明的离开,陆长生并不在意。

这种人来来往往,一天都要有几十上百位。

此时。

茶肆内,座无虛席,生意红火。

陆长生便将沏茶的活都交给小二们去做了。

“无聊啊!”

陆长生伸了个懒腰。

突然,他看到一位茶客送来的笔墨纸砚。

扔在茶肆拐角里很久了。

“画幅画吧。”

于喧闹之中绘画,也是他对自己的考验。

“画什么呢?”陆长生苦思冥想,左顾右盼时,正巧看到隔壁豆腐店老板娘养的小狐狸蹦到了茶肆门口。

“就画狐狸吧!”陆长生拿定主意,开始泼墨。

画纸上很快浮现一头通体洁白的狐妖,九条天尾浩荡在身后,显示出了该妖狐的尊贵与不凡。

这,是他前世看过的一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狐妖形象。

那狐妖名为白浅,乃青丘女帝,四海八荒第一绝色。

“完事!”

陆长生道,放下画笔,将还带着水墨味的画挂在墙壁上欣赏。

这样不仅他能看到,一众茶客也能观摩一二。

李二:“绝了,陆老板的画技比皇宫里的那些画圣还要精湛吧?”

陈五:“那是肯定的啊,我都有种这画中狐狸在动的感觉!”

张四:“精彩,没想到朝歌城还要如此人物!”

众人全都不吝啬赞美之词。

而在茶客们议论纷纷之时,一辆马车缓缓驶入朝歌城!

车厢内,端坐着一位绝色倾城的美人,最为艳丽的百花在她面前都要失色。

“让开让开!”

“冀州侯苏护之女,乃是大王钦点的王妃!耽误了入宫时辰你们谁都担待不起!”

马车周围有护卫士兵在驱赶民众。

苏妲己坐在马车里,感应着朝歌城里的红尘气息,轻蔑一笑。

女娲娘娘降下圣喻,商王帝辛不敬圣人,让她前去霍乱朝纲,灭其江山社稷。

只是一群凡人而已。

她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相信不用几年大商就得改朝换代。

不过,朝歌城可是天下最为繁华的城池。

能来这里走一趟,也算是不虚此行。

苏妲己环顾四周,突然闻到一股茶香。

陆长生的茶肆便开在城门口的位置,苏妲己的马车正巧路过这里。

突然,她感受到了一股令她感到心悸的力量,那是血脉的压制!

“这这么可能,朝歌城中有我同族?而且还远比我更强?”

苏妲己惊呼出口,完全不敢相信。

而这股威压正是从路边的茶肆中传出来的,令她好奇心大增。

当即命令停下马车,她要去查探一番,若真是同族的前辈,说不定还能提点她几句。

走入茶肆,她第一眼就被那幅九尾狐的画吸引了。

或许!

在旁人看来只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画!

但她能感觉到,画中的九尾天狐有了灵智,而且还在注视着她!

不是错觉,画里的狐狸真的活了!

而且,还是一尊传说中生而为天道圣人的九尾天狐!

苏妲己的目光转向作画人陆长生,心中无比震撼,甚至更多的是恐惧。

在陆长生身上,她竟感受不到一丝法力的波动,就像一个凡人一样!

但!

她知道,此人绝不是凡人,必然是一位修为可怕的大能!

究竟是怎样的无上存在才能提笔造生灵,而且造的还是天道圣人,只怕要堪比女娲圣人!

如果能和他扯上关系,跟在这位大能前辈身边,每日观摩此画,修为必能突飞猛进,比当帝辛的妃子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这一刻,苏妲己打定主意,她一定要追随陆长生,哪怕为奴为婢都行。

就凭你帝辛,一介凡人也配得上本姑娘?

还有女娲,恕在下不尊圣人之令了!

老娘不伺候了!

跟在这样的人物身后,别说天仙了,就是大罗金仙都有望达到。

“得想办法让前辈收留我。”

苏妲己心想,贸然开口肯定不妥,得略施计谋才行。

苏妲己苦思冥想了一会。

“有办法了。”

苏妲己心生一计,快步走出茶肆。

弄了几件破旧衣裳,找个没人处换上,又专门跑回陆长生的茶肆门口。

“卖身葬父,卖身葬父啊!”

苏妲己泣声喊道,模样倒是楚楚可怜。

一位美女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特别还是天生魅惑的狐妖,引得众人纷纷围观,怜悯之心大起。

可惜的是,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就是没有陆长生。

“......”

穿过人群,苏妲己看到茶肆里忙的热火朝天的陆长生,不禁无语。

你是没看见我这么大一个美人凄惨地跪在外面吗?

就不能来稍微关心一下?

哪怕只是为了一睹美色也行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事实上,陆长生还真没注意。

他刚才在后院准备茶叶,没听见苏妲己的喊声。

而现在,又围了那么多人,啥都看不到,他就更没兴趣知道发生什么了……

“你不来,老娘自己进去还不行吗!”苏妲己气节道,起身就往茶肆走去。

本就是一步之遥,抬脚便倒了。

“老爷,求求您,开开恩,买下小女子吧,奴婢愿意当牛做马!”

陆长生一愣,正要说话。

突然一声叮咚在他脑海中响起。

“任务发布:收留该女子,并帮助她安葬其父。”

“任务奖励:有点神奇的砍柴刀!”

陆长生:“......”

等了二十年,系统总算是发布任务了,但是激动之余还有些失望,这是什么鸟奖励?

一把砍柴刀?还有点神奇?

去你大爷的吧!

这是打算接着让我签到砍柴打猎吗?

陆长生撇了撇嘴。

哎,期待了几十年的任务,竟然只是收留一个女子。

虽然,很漂亮吧。

陆长生叹息一声。

刚好茶肆里缺一个养眼的侍女端茶倒水。

“好吧,看你孝心感人的份上,我便帮你安葬令尊。”陆长生说道。

“你以后,就当我的侍女吧!”

苏妲己闻言,顿时欣喜万分,只要迈出了这第一步,凭她的魅力,还怕这陆前辈不迷恋她?

“多谢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