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云政业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听说晏卿要和蔓蔓订婚了,你不甘心,所以赶着回来搅局?”

云初凉凉地看了一眼他护在身后的云蔓,冷冷地道:

“这你可就冤枉我了,第一,我没有这个目的,第二,搅局?和薄晏卿有婚约的是我,要说搅局,难道不是你的好女儿云蔓从中搅局,抢走了我的婚约?”

“所以,你想回来报复我们,是吗?”

云政业瞪住她,“你既然没死,为何当初造假骗我们?那具遗体是怎么回事?!全京城都知道你死了,现在你突然回来,你这是造什么孽?”

“造孽?报复?怎么是造孽呢,我这不是成全你们吗?你们不是心心念念上赶着要将云蔓嫁给薄晏卿吗?我不死,如何成全之美呢?如今,你们也算得偿所愿,云蔓母凭子贵和薄晏卿订婚,可真是恭喜贺喜,如今反过来倒打一耙,说我回来报复?”

她说着,朝着云政业逼近了一步,“您也配?”

“混账!”

云政业扬起手,恨不得给她一耳光。

云初却扬起脸来,直直的迎上他目光。

他一时下不去手。

云政业一甩手,恨恨地道,“我知道你心底有委屈!薄家和云家有婚约,是,和晏卿有婚约的人,是你!可薄老爷子更喜欢蔓蔓,他看着蔓蔓从小长大,对她百般疼爱,他不喜欢你,这婚约,又怎么是我一人说了作数的?再说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

云初脸色微僵。

她掀了掀唇角,反问:“我什么身份?云先生,我很好奇,我是什么身份,请赐教?”

“是,你是我的亲女儿,这么多年亏欠,我不否认。可你叫我怎么面对你?”云政业猛地转向云初,“你是舞女养大的!你知道你刚回云家的时候,我给你举办生日宴,那些亲朋好友如何议论你?她们说你是舞女养大的,说你不干净,说你跟着那个女人,从小就对那些男女勾当耳目濡染,骨子里就下作。

事实证明,你的确有一番手段!早知你如此混账,五年来如此愚弄我们,我当初就该狠狠心,把你丢在那个女人那里,自生自灭!”

云初闻言,不怒反笑。

这么多年,她在云家察言观色,经历过一年又一年,心早就百炼成钢。

但听到云政业最后半句话,她眼神还是微微一变。

云初嘲弄地道,“不干净?骨子里也下作?呵,好一个自生自灭。原来,云先生一直视为我耻,领教了。”

“你不必这么阴阳怪气和我说话!我警告你,蔓蔓和晏卿的婚约,你不许给我搅局,否则,别怪我心狠。”

“我倒是有点期待,云先生要怎么‘心狠’地对付我,不妨,拭目以待。”

云初说完,掠过他要走。

冷不丁想到了什么,她突然转过身,轻蔑地道:

“对了,以后不要对外面说,我是您亲女儿,千万别和我沾亲带故,我现在不姓云,姓‘宋’。”

说完,她薄凉的眼神好似能刺穿灵魂,扫了一眼三人,优雅离开。

店长冷汗津津地对着云初道:“宋小姐慢走。”

云政业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店长,“她姓‘宋’?”

“是的。宋小姐......”

“混账,真是混账!她竟然连云家都不放在眼里,连‘云’这个姓氏都不要了!”

林淑也气得不行,“不要就不要吧!她不认我们,我们还不想认她呢!她哪里把我们放进过眼里?政业,你也是的,别气了。”

“店长,这件礼服挂在1号陈列室,好吗?”

店员小心翼翼地将“米兰夜色”提过来,礼服套行了防尘袋。

店员高高举起,生怕弄起一丝褶皱。

云蔓看向礼服,拧了拧眉,突然羡慕地道:“这件礼服真美呢。”

林淑看了一眼礼服,这是云初方才穿过的。

的确很美。

她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礼服。

云蔓露出无不羡慕的表情道:“我要是能拥有一件这样的礼服就好了。”

云政业闻言,便立刻对店长道,“把那件礼服拿过来,给我看看。蔓蔓喜欢。”

店长有些为难,解释说:“这是宋小姐订的礼服。”

“她花多少钱订的?”

“这件礼服是宋先生买下来的,具体数目,我们也不知道......”

“这件礼服,我要了。”

云政业看向云蔓,笑着道,“爸爸把这件礼服买下来送给你,如何?”

云蔓故作为难,“这怎么好呀?这是云初的礼服,我不能要的。”

“她能穿,为什么你不能穿?”

“这礼服只有一件,是ashley设计的,应该很贵吧......”云蔓小心翼翼地说着,同时羡慕地看向礼服,“的确很漂亮呢,我穿在身上,肯定没她穿得好看。”

“怎么会呢?”林淑笑着道,“我们蔓蔓穿在身上,肯定比她穿着更漂亮。政业,这件礼服,不管花多少钱,买下来给蔓蔓,蔓蔓难得喜欢一件东西。”

云蔓欲言又止。

店长慌了,“这礼服的所属权在宋小姐那,我们只是代为保管而已......”

“你以为我买不起吗?”云政业冷哼了一声,“不管多少钱,只要她说,我出给她就是。”

“这......”

林淑意味深长地道,“你作为店长,我相信你不会因为一件礼服,让macqueen陷入品牌危机的吧!毕竟,云氏在京城也有些地位,但凡云氏想要针对,这家品牌恐怕都难以在京中立足吧!”

林淑拿出这话,无疑是以云氏名义,在向macqueen施压。

“这......”店长硬着头皮道,“我去和宋小姐沟通一下吧。”

云初车子还没开出去多远,接到了店长打来的电话。

刚一接通,店长就带着哭腔道:

“宋小姐,怎么办?云家看上了那件礼服,执意要拿下,我再三解释,这件礼服归属权在你,可他们以云氏的名义施压,怎么办?怎么办?”

云初闻言,却并不意外,“云政业想把那件礼服买下来给云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