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蒙蒙亮。

姜青松从床上睁开眼,对着顶上有些霉斑的床板发起了呆。

直到楼上寝室响起咚咚的踩地板声,他才从床上坐起来。

楼上是同专业低年级的学生,才大一,学校规定必须要晨跑。

姜青松把他们当成了闹钟,甚至形成了某种神经反射。

只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整个人就会立马清醒过来。

像往常一样洗了把脸,姜青松习惯性的坐到了书桌前,等把常看的书抽出来,正准备翻开时,他才想起来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做。

“今天要去做家教啊…”

姜青松自语了一句,刚拿出来的书,又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此时楼上响起哐当哐当的关门关门声以及大呼小叫的交谈声,震的姜青松耳朵嗡嗡响。

“这帮家伙,越来越嚣张了。”

姜青松掏掏耳朵,颇有怨言。

秦言还在这住着的时候,经常上去找他们,因此楼上那帮小子还算安生。

秦言一走,他们就撒欢了。

姜青松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不打算去找他们。

晨跑本来就是挺折磨人的,他当年也经历过,让他们发泄发泄也好。

不过他们也快解脱了,等下一学期,上了大二,自然就不用晨跑了。

“下学期我也不用再受他们折磨…”姜青松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下学期了。

他要毕业了。

回过头,宿舍里空荡荡的。

走出宿舍,来到走廊,相邻两个宿舍安静的像是鬼屋。

往旁边走两步,两个宿舍合伙支起的晾衣架上只挂着两件衬衫,两双袜子。

那还都是他的。

以前这里都会被各种衣服挂满,两个宿舍的人偶尔还要为了一个衣架争上半天。

想到过往画面,姜青松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漫步来到这个属于他和舍友三年的阳台,两个胳膊压在圆柱护栏上,极目远眺。

几栋教学楼屹立在朝阳的光辉下,仿佛山丘,被一行行树木和道路环抱。

视线往回,楼上那些大一的学弟们已经跑到了楼下,在树影下嬉戏追闹,最后跟从隔壁公寓出来的女生们在临水的小路前汇合。

小学弟们的声音一下就大了起来,仿佛是故意吸引女生的注意。

如果细看,还能发现他们的背都比之前挺的要直。

看到这,姜青松会心一笑,随即又摇摇头。

“这一届的男生都不太行啊。”

“想当初,我们这一届,都是女生主动在我们面前表现。”

姜青松自顾自的说着。

旁边也没人给他佐证。

不知道是真有其事,还是自个吹牛。

到楼下恰了个早饭,姜青松回宿舍温习了一下高中课本,等下午才收拾东西出门。

按照秦言给的地址,按图索骥,下午四点,姜青松站在了汇业小区的一个胡同口。

不是饭点,胡同里静悄悄的,里边唯一一家饭店,沙县小吃敞着大门,帘子随风飘荡,打在门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姜青松紧了紧身上的挎包,深呼吸,迈步走到门口,掀起帘子,头先进去,身子还在外边,“有人吗?”

姜青松喊了一声,才把身子也挪了进去。

站在门口,没人回应。

不会都出去了吧?

姜青松挠挠头,四下张望。

要不我走?

姜青松又等了一会儿,决定再喊一声试试,来这里一趟花了不少时间,就这么回去多少有点不甘心。

“你好,有人吗!”

这次姜青松喊的很大声,双腿并拢,左手拽着肩膀附近的背带,右手放下挎包上方拉链附近。

算了,还是没人。

姜青松没得到回应,叹了口气。

老大这介绍的都什么活啊,要我来做家教,人家电话号码都不给一个。

下次不来了,坚决不来了。

姜青松负气,转身要走。

还不等他掀门帘,一个黑影突然从门外钻了进来,硬生生的撞在了他身上。

姜青松和黑影同时跌了一步,各自向后仰倒。

砰。

两人都摔了个结实的屁股蹲。

“哎呦。”姜青松对面的黑影发出一声痛呼,揉着屁股,微微抬头,“你这人,站门口怎么都不说一声。”

姜青松这个气啊,明明是你突然跑进来,还怪我,本来就挺郁闷的,这么一闹他忍不住想怼回去。

抬起头,姜青松张嘴想骂,但看到对方的脸,忽然呆住了,“不…不好意思,我没听见。”

唇红齿白,顾盼生辉。

这女孩生的好漂亮啊。

姜青松的脑子只剩下这一个想法,表情有点呆。

小芳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灰,斜了姜青松几眼,收起脾气,把手伸到他面前,“你是来吃饭的吧。”

姜青松收回视线,低下头,抓着小芳的手站起来,“不是,我不是来吃饭的。”

“你这人好怪啊,来饭店不吃饭,又一个人傻站在门口,你到底打算干嘛。”

小芳一边说,一边打量。

“我来教书。”姜青松连忙表明身份,“老…秦言让我过来的,说有个高中生需要辅导。”

“秦言?那是谁,你来错地方了吧?”

小芳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一本正经的说。

“啊?”姜青松脸色一变,觉得有些尴尬,左右瞧了瞧店里的装饰,下意识的往后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应该是我看错地方了。”

说着,姜青松红着脸,扎头往外走。

砰。

姜青松到门口,又被撞了一下,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摔倒。

摸摸快裂成两半的屁股,扬起头,姜青松一个激灵。

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眼前这人黑着脸,脖子上一道疤,凶神恶煞。

看一眼就被吓个半死。

“没事吧?”

杨万源微微俯身,关心道。

姜青松手腿并用,往后连退两下,“没…没事。”

“小芳,把人扶起来!”

杨万源喊了一嗓子。

小芳有些不情愿的走上前,拽起姜青松。

“来吃饭的吧,随便找个地方坐。”

杨万源冲着姜青松笑。

姜青松咽了口唾沫,勉强挤了个笑,跟嘴角抽筋似的,“不是,我走错了。”

“走错了?”

杨万源掀起帘子,往外瞅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不对啊,这胡同里就我一家,你怎么就走错了?

你是找人?”

“我来教书。”姜青松战战兢兢的说。

“教书?谁让你来的?”

“秦言。”

“秦老板啊,那你没走错,就是这。”

姜青松愣了下,回头看向小芳。

小芳双臂抱胸,撇着头,眼睛冲着天花板,轻轻吹着口哨。

杨万源看着两人的小动作和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喊:“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