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楼下。

秦言感觉什么东西扑到了自己腿上,低下头看,是一个留着长发的小姑凉。

她才刚到秦言膝盖高。

两个溜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秦言。

小姑凉的脸有点婴儿肥,圆嘟嘟的,看着就想捏两把。

秦言蹲下,笑着摸摸小姑凉的头,“你好啊,你是来找爸爸的吗。”

小姑凉一点都不认生,两个小胖手并拢在一起,开心的点点头,“妈妈说爸爸在楼下,说他又在外边睡着了,让我把他抬上去。”

“你抬的动你爸吗。”

秦言被小姑凉逗乐了,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能抬起王大志一根胳膊就算成功。

小姑凉举起胳膊,做大力士状,嘟着嘴,“当然可以,在家爸爸跟我玩掰手腕都是我赢。”

“那你可真厉害。”秦言朝小姑凉比了个大拇指。

小姑凉昂起头,神情十分骄傲。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告诉你,妈妈说了,不能告诉陌生人名字!”

小姑凉朝秦言做了个鬼脸,很是得意。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一声沉稳的女音在不远处的门洞里传来:

“小玉,不许胡闹。”

随声音而至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人,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很耐看。

身上透着温柔,一双眼睛跟小姑凉有八分相似。

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王大志的媳妇,小姑凉的妈妈。

“你好。”

秦言有点拘谨。

他本来想叫嫂子,但王大志是王贤的叔,叫嫂子不太合适,叫婶子又有点把人叫老了。

于是干脆就不带称呼。

“你好,我是大志的夫人刘倩,大志是在车上吗?”

刘倩自报家门,眼睛不自觉的往车的方向瞅了一眼。

“在,就在副驾驶。”

秦言赶忙转到副驾驶门前,拉开车门,把王大志从车上扶了下来。

小姑凉从一侧挤了过来,拽着王大志的裤腿,奶声奶气的,“妈妈,爸爸真的睡着了呀。”

“小玉别在那碍事。”

刘倩上前把小玉拽到一边。

“爸爸真的好懒,老是在外边睡觉。”小玉仰着头,一会儿看看王大志,一会儿看看刘倩。

“你爸爸是工作太累,需要休息,不是懒。”

刘倩轻轻揉了揉小玉的头,“你能搬进新房子还是多亏了你爸,所以你要谢谢他,知道吗?”

一旁的秦言听到这句话,有些动容。

秦言见过不少埋怨丈夫在外应酬喝酒的,送人回家也没个好脸色。

像刘倩这种包容,理解的真是少数。

来之前,秦言还以为王大志媳妇会是一个很凶的人,现在看来刚好相反。

说真的,有点羡慕王大志。

两人过日子,能有这么个媳妇,平常生活一定很幸福。

正暗自感慨,小玉跑到了王大志身侧,小脑袋扬起,大声喊道:“谢谢爸爸!”

明明应该挺感动的画面,因为小玉显的有点喜感。

刘倩主动走了上来,帮秦言撑起了王大志另一边身子。

“麻烦你了,这么晚还送他回来。”刘倩冲秦言友好的笑了笑。

“不麻烦。”

秦言刚想说两句漂亮话,小玉从跟脚插过来,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哥哥,我爸爸重吗?”

“哥哥,哥哥,你为什么不在外边睡觉呀,是不是平常工作都在偷懒。”

“哥哥……”

秦言一路都被她折磨,有些问题还能回一嘴。

有些根本就回不了。

秦言觉得自己算是有耐心的了,搁个脾气暴躁的在这,说不定得把这丫头的嘴给缝上。

太话痨了。

有电梯在,秦言没花太大力气就给王大志送到了门口。

帮着刘倩把王大志抬床上,刘倩立马出去倒了杯水,笑着说,“歇会儿吧,肚子饿不饿,家里还有点心,要不我给你拿…”

不等刘倩说完,秦言连连摆手,“不用不用,就不歇着了,明天还有事,今天得早点回去,下次再来您这做客。”

刘倩很客气的把秦言送到门口,临走前,对小玉说:“跟哥哥说再见。”

“哥哥再见!”小玉一只手拽着刘倩的衣服下摆,另一只手轻轻摇晃。

小玉的声音比之前小了不少,眼睛也有点迷迷瞪瞪的,估计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困了。

小孩子就这样,精神一阵,闹腾完差不多就该睡了。

看小玉这么乖的样子,秦言上前,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递给了她。

这糖是在日料店顺手拿的,消费这么高的饭店,赠送的糖自然也高级。

包装纸很精致,上边印着漂亮的小花。

小玉表情很欢喜,紧紧的攥着糖,不用刘倩提醒就喊了起来,“谢谢哥哥。”

这声音比刚才的“再见”要响亮的多。

小玉紧接着说,“哥哥你下次来,我带你玩游戏。”

看小玉的表情,好像秦言占了多大便宜一样。

轻轻捏了一下小玉肉肉的脸颊。

秦言起身离开。

……

……

回到家,坐在电脑前,秦言收到了苏允儿转发过来的邮件。

邮件是迦南那边交过来的线稿,把之前秦言涂鸦式的画变成了完整的设计图。

如果只是单纯的线稿还好,迦南还特意放上了对比图。

把成品线稿跟秦言的涂鸦放在一起。

他们的本意可能是让秦言更好确认线稿是否和原设计相符。

出发点是好的,但怎么看怎么觉得郁闷。

就好像在故意嘲笑秦言的涂鸦。

美好的一天从此刻结束。

淦。

附件上边有苏允儿给的留言,大致意思让他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秦言呵呵一笑。

打开文档,拉出线稿,一边看图一边奋笔疾书。

没一会儿就提出了二十多条修改意见。

觉得够他们改到头昏脑涨了,秦言才收手,把修改意见发给了苏允儿。

看了眼时间,快十二点了,秦言伸懒腰,准备关灯睡觉。

没想到电脑屏幕跳出弹窗,苏允儿给他回了消息。

“这么多?”

“精益求精嘛,多改改才能出效果。”

“那你改的也太多了,这么改,跟重做没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重做还真不一定能达到我的要求,就按我这个改。”

苏允儿倒不是嫌麻烦,是怕时间拉的太长,宣传视频原本计划是最近发,由于要加塞,特意延期了一段时间。

大家都知道宣发要趁热,一旦热度过了,效果会下降一大截。

现在天涯歌刚开服,热度正盛,如果拖时间太长,等热度过来再发视频,宣发渠道上要多花不少力气。

“你现在在家?”

苏允儿突然发了这么一句。

秦言给她回了是。

没一分钟,秦言就听到了敲门声。

起身到门口,拉开门,苏允儿就站在门外走廊上。

身着浅蓝色的吊带长裙,飘飘长发被一根纤细的发绳绑着,有点湿,皮肤白里透红,像是刚洗完澡。

“让让,别在这傻杵着。”

“哦。”

秦言收回视线,让苏允儿进屋。

苏允儿走路时,身上吊带长裙不断飘荡,隐约勾勒着她的身材。

和平时比起来,这样打扮的苏允儿看起来气质更加柔和,充满青春活力。

“你的要求这么多,这也要改,那也要改,光是人物就这么扣,迦南那边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成品来?”

苏允儿坐到电脑桌前,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拿着鼠标,把秦言保存在桌面上的线稿拉了出来。

“做视频就是不能心急,细节很重要,你心急我能理解,但是有些工作不能省,现在不扣的细一点,以后肯定后悔。”

秦言边说,边走到苏允儿身后,身体前倾,用手指点了点耳廓狐的设计图:

“比如这个小家伙,迦南那边做的太萌了,一点气势都没,它能在那么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把宝贝丹药抢走。

肯定不是一个只会卖萌的傻瓜。

一定要奸诈一点,机敏一点。

这就必须要在眼神上下功夫,你看迦南画的眼睛,太粗糙,这肯定是不行的。”

苏允儿仔细看了两眼线稿,突然侧过脸,仰视秦言,红唇微张,“就你理由多。”

“我就事论事,怎么就成理由多了?”

秦言很委屈。

”就按你说的改吧。“

苏允儿叹了口气,虽然有点心急,但还是承认秦言说的有道理,这事急不来。

“你上司是不是急着要你出结果?”

看到苏允儿叹气,秦言稍微猜测了一下。

苏允儿点点头:“原本计划是后天发第一支正式的宣传片,我这边擅自推迟了,他当然急。”

秦言挠挠头,这个他还真能理解,说好了时间,突然要延期,而且还一下子延期这么长时间,不急才怪。

“要不这样,你让你那边的人剪一期预告片出来,做下预热,既然正片发不出来了,先用预告片顶一顶。”

“这还用你说?我早就准备好了。”

苏允儿白了秦言一眼,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轻轻扯秦言的衣领,“我已经跟迦南那边的人说好了,以后邮件会发两份,一份直接发到你这。

剩下的工作我就不全盯着了,你跟迦南的人直接沟通,全权负责。”

苏允儿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你给我好好干,不许偷懒,这一次要是出问题了,你给我等着!”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尽全力去做好,这可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

秦言不示弱,眼睛始终定在正面,跟苏允儿对视。

苏允儿哼了一声,推了秦言一下,撒开他的衣领,拍拍手,“这几天都是雨天,气温下降的厉害,出门多穿点衣服。”

秦言颇为意外的瞅了苏允儿几眼,总觉得这话在苏允儿嘴巴里说出来就有点......违和。

她居然还会主动关心人?

被秦言一直盯着,苏允儿脸上有点挂不住,瞪了一眼,“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吗?”

“脸上倒是没花。”秦言嘟囔了一句,把视线挪开,“你明天也多穿点,别老是穿个吊带。”

“切,我又不会穿着睡衣出门,傻子!”

苏允儿脸有些发红。

虽然是自己主动的,但还是感觉到了被关心。

灯光下,苏允儿的侧脸特别美,嘴角浅浅的笑,仿佛能融化人的心。

秦言咽了口唾沫,轻咳,“你还有事没,没事回去睡吧。”

“怎么,你赶我走?”苏允儿本来时打算走了,被秦言这么一说,突然就不想走了。

“不是,你没事不回去睡觉,是打算在我这睡吗?”

“在你这睡不行吗?”

“行,当然行,你要是不介意就在这睡,来,我给你铺床。”

既然话到这份上了,秦言自然也不怂她,转身走到床边,拉起被子,做了个请的动作。

苏允儿气势汹汹的走到床边,就在秦言以为她真要躺下的时候,苏允儿突然动作一顿,来了一个后撤步,嘲讽般的一笑:

“我才不,在这睡不便宜你这头大色狼了。”

“喂,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我怎么就成色狼了,是摸你了,还是亲你了?”

“你...”

苏允儿下意识想要说上次在秦言常备的医用箱里发现的超薄,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大喊:“反正你就是色狼!”

秦言很无辜:

“既然我是色狼,你还想跟我结婚?”

“结婚了当然没关系,做什么都...”

苏允儿发现话题越来越奇怪,愤愤的看了秦言一眼,转身走到门口:“不跟你聊了,睡你的觉吧。”

“好走,不送。”

秦言笑嘻嘻的朝苏允儿挥挥手。

送走了这位小祖宗,秦言松了口气,随后摸摸下巴。

他好像发现怎么对付苏允儿了。

苏允儿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开放......

她虽然很想表现的自己很成熟,实际上就是个雏。

关灯上床,秦言没有直接睡觉,而是翻出手机,想了想,分别给蒋璐璐和江影发了一条消息:

“天冷,多加衣。”

原本打算钻被窝睡觉,秦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支楞起来,稍微改了改句子,又把这条消息分别发给好友列表的几人。

自己的健身教练安可欣。

金梦洁,尹素婉......

看消息全部发出去,确认没有遗漏,秦言彻底放下心。

美好的一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