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走出香江 > 第158章 大舅入市

过了两天,王京确实来了公司,赵硕也带来了剧本,竟然还不少,虽然只是简短的描述,却也有厚厚的一摞。

“怎么都是这种功夫片啊?”

蔡致良翻了两本,都是一样的套路,先是被灭门,要么就是父母双亡,之后寻得名师,或是偶有奇遇的故事。这是功夫片最经典,也是最老掉牙的套路,包括蔡氏影业刚拍摄完的《六指琴魔》,都能归结到这一类型。

赵硕道:“我这边也是,估计是《六指琴魔》刺激的,以为我们要拍摄大量的功夫片,便过来碰碰运气。”

王京翻得更快,看一本扔一本,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

蔡致良道:“明年将会有《倩女幽魂》续集,《笑傲江湖》两部古装电影,这种古装的功夫片还是算了,尽可能地投资拍摄时装电影,这样风险相对小一些。”

“这个剧本有意思。”王京将两剧本分别递给蔡致良和赵硕,道:“你们也看一下。”

赵硕接过来剧本,问道:“两个剧本?”

“一个,你看完就知道了。”王京饮料口茶,继续翻阅剧本,一边道:“一个故事,两个背景,正好可以满足不同需要。”

确实如王京所言,古装片还是老套路,只是换成现代职场背景后,主角的父母是被人陷害后抑郁而终,儿子隐瞒身份,卧底进入公司,经过一番斗智斗勇,以及朋友,尤其是漂亮的阿珍的帮助,最终拿到公司老板犯罪的证据,而他的父母也是因为目睹了这些证据,而身遭不测。而主角父母之所以没有举报,也是因为老板以幼小的主角相威胁。

期间有搞笑的场面,当然也少不了功夫,最终恶人得到惩罚,皆大欢喜。

故事性也一般,但是矮子里拔将军,也算是不错的了。

翻完这一摞,也没找到合适的剧本。其中还有一部校园喜剧,基本上还是王京1985执导的《鬼马飞人》的翻版。

“邵氏这边都是老古董了,稍微有点能耐的,都转到大都会,德宝了,勉强留下的,还沉浸在70年代的辉煌之中,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王京自从毕业便进入邵氏,在那里度过了整整十个年头。

赵硕道:“明年的拍摄计划还缺一部电影,也是抱着试试的想法。”

王京道:“你要是寻求电影投资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几个。”

蔡致良眼睛一亮,道:“说来听听。”

“这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陈勋旗那边在寻找投资。”王京慢斯条理地说道。

“永佳的陈勋旗吗?”蔡致良虽然对于各家电影公司都不是很清楚,但是还是知道永佳的,因为去年《英雄本色》就是接档的永佳公司的电影,票房却是不佳。

王京点点头,道:“他手里有个剧本,还是有些搞头的。”

蔡致良诧异道:“据我所知,永佳是金公主和陈勋旗合资的电影公司,有雷先生支持,还需要别人投资吗?”

赵硕解释道:“因为电影发行的事情,闹得很不高兴,据说永佳已经和金公主没什么关系了。”

“去年上映的《恶男》,我是看过的,与之前的作品想必,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蔡致良随即问王京,道:“你看过剧本吗?”

王京摇摇头,道:“只是听人说过,具体不是很清楚。”

“那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蔡致良也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道:“阿祥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做事啊?你知道的,我们公司还缺一个专业的导演。”

蔡致良再次发出邀请,因为他知道,王京就是个宝库。只要签下他,能够保证电影按时上映,便意味着财源滚滚,毕竟他的先知先觉总有一天会失去的。王京离开邵氏后,加盟了嘉禾,现在已经是自由身。

王京道:“不是还有章婉婷女士吗”

“章女士回港后,就拍了两部电影,全是文艺片,接下来合作的也是一部文艺片。你知道,我们公司需要的是商业片,而不是文艺片。”

蔡致良笑道:“你也不忙着做决定,考虑一下。即便是加盟蔡氏影业,你也依然可以在外面接片约,蔡氏影业也可以参与投资这些片约,但是每年要保证为公司制作两三部电影,不能低于《最佳损友》的水平,资金方面肯定充足的,剩余时间自便。”

王京思索片刻,道:“我考虑一下。”

随后,三人讨论完《最佳损友》续集拍摄的事情,王京便告辞了。

“阿祥能编能导,你这边也使把劲。”蔡致良还是对赵硕交代了一番。

赵硕笑道:“你就放心吧,有人给他投资拍电影,他就偷着乐吧,我看他是有些心动了。”

蔡致良点点头,道:“那就趁热打铁,关键是敲定《最佳损友》的上映时间,也能从侧面推一把。”

赵硕道:“我会尽快与德宝商议。”

说话间,大哥大响了,这是蔡致良前段时间刚买的,确实方便了许多。

电话是赵洪德打过来,电话一接通,便叫道:“阿良,你们什么时候搬家了?”

“外公,没有搬家……”

蔡致良还没来得及解释,赵洪德道:“我就在你家门口呢。”

“外公,你听我说呀。”

蔡致良道:“我妈前几天将我爸转入一家私人医院,这您是知道的。所以呀,我妈就暂时在医院附近住一段时间,昨天才搬过去。”

赵洪德没好气地说道:“那不还是搬家了嘛,你妈住哪儿,你把地址说一下,我过去看看。”

蔡致良说了房子的地址,道:“您多待会儿,我这就过去,晚上一起吃饭。”

“行,我正有事找你呢。”赵洪德说完便挂断电话。

等蔡致良回去时,赵洪德正坐在沙发上与赵宝秀聊天

“阿良,你外公有事问你。”赵宝秀朝儿子招招手。

蔡致良走进了,问道:“什么事啊?”

赵洪德叹了口气,道:“你大舅最近又迷上了股市,跟你舅妈天天吵来吵去,我就问问你,这个股市还能涨吗?”

蔡致良一阵郁闷,心想这事您应该跟大舅说啊,让他不买股票不就行了吗。只能苦笑道:“您这倒把我问住了,我这该怎么跟您说呢……”

赵洪德道:“你那个报社不是预测的挺准的吗,小鲍怎么说呀?”

蔡致良道:“鲍叔已经离职了,跟大舅一样,投身到股票,这个无限的市场中去了。”

“那就是说还会继续涨……”赵洪德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蔡致良分析道:“大盘的话,下个月,也就是6月,应该会保持如今的涨势,至于到了7月份,就不好说了。当然,至于大舅买的具体股票,就很难讲了。赚了钱就赶紧拋吧,大舅毕竟不是专业人士。”

赵宝秀道:“股票市场总归是有风险的,千万别把身家都压上了。”

“是啊,手里有100元的闲钱,投10元就可以了,或许赚不多,但也赔不了多少。”蔡致良劝道,他算是反应过来了,估计大舅投入的资金不少,要不然外公也不会来找自己。

随即又加码,道:“外公,这是一波牛市不假,但是从去年年初就开始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过去了。就像前几年股市大跌的时候,完全没有征兆,好多人被逼的跳楼。您呀,还是劝劝大舅好了。”

赵洪德点点头,道:“我回去说说他。”

吃完饭,等赵洪德离开后,蔡致良道:“看来这次,大舅是下了血本了,要不然外公也不会这么为难,毕竟这个月肯定是赚了不少,舍不得放手了。”

赵宝秀想着老父亲的愁闷,转而道:“别说你大舅了,你也省省吧。”

蔡致良道:“妈,郑一鸣现在帮我做事,您也知道,他是专业人士。”

赵宝秀嗤笑一声,道:“你爸还是专业的呢,七三年股灾时,照样赔的一塌糊涂。”

蔡致良对此也不好多做评论,谁能躲得过股灾啊,随后从口袋掏出一张卡递给赵宝秀,道:“这张卡您拿着,密码是你的生日。”

赵宝秀拒绝了,道:“我有钱,你还要结婚,自己留着花吧。”

蔡致良道:“你儿子赚钱,不就是给你花嘛。”

赵宝秀微笑着,接下了银行卡,道:“我先替你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