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吧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两百三十八章 魔都妖人多,元始人道经

陶潜明面上是因了蜕凡第三法,这才自山门重新入世。

实则他自己也知,即便没有这个由头,他也不可能在山门内经年累月的苦修。

迟早会在某日,忍受不住再度回到这乱世内。

他来这魔都不过才数日,虽然处处都是陌生,但已瞧得修行界与凡俗世界正剧烈融合的一角。

此时发来云符信笺的这些人,背后都牵扯着修行界诸多势力。

谢他救命之恩是其一。

另一目的,无非便是也想勾连他,以及他背后的海外仙岛。

“前世某个时期,面对有力量的存在,估计也是这个光景。”

“现下,不过是换个修行者的皮罢了。”

“既如此,这龙蛇混杂、群魔乱舞的魔都境内,恐怕也只有救国会,值得接触、结交一二。”

这念头落下不久后。

……

魔都某处临着繁华市区,又离将军城寨之类的平民窟不远的地界,一家招牌为“咸亨酒店”的馆子内,忽而多了五六个客人。

男女皆有,其中一个英俊得有些过分,带着些非人族魅力的青年最是古怪,其人怀中还抱着一只狸花猫。

也不知这人是怎么养得,那猫儿很是粘他。

若有旁人瞧过去,只会得一道直入灵魂,冰霜彻骨的清冷眼神注视。

陶潜随余延世等人一起落座,正好是在窗前。

很快发觉,此处是个好地方。

陶潜抬眼瞧去,立刻便又看见魔都天穹上,那极端复杂,好似泼墨画般的浓烈气机。

原本他的也在其中,直至他昨夜修成那颠倒秘魔法,轻易扰乱遮掩了去。

瞧得几眼,陶潜忽而又看向不远处的将军城寨。

才过了一两日,那里面似也懒得多加遮掩了,陶潜粗略一瞧,那堆满了鸽子笼般房间的城寨内,随处可见一个个面目非常人的修士,满身阴气的尸修,花里胡哨炼阴魔、鬼母的术士,吃多丹药,累了一身丹毒的丹魔邪修。

陶潜眉头皱起时,余延世的讲解声忽而传来:

“道友没看错,那些都是左道妖人。”

“那处,唤作将军城寨,是从大冀省来的左道大派‘万法宗’的地盘。”

“称是左道,实为魔道。”

余延世刚说完,他身侧一位生着剑眉、极是英武的女子接口道。

“近日来魔都多了不少案子,游僵食人,鬼子吞心等等,恐怕都是万法宗的妖人所犯,可恨如今魔都警卫局局长黄大友,因被那万法宗长老【尸魔万南川】收入门墙,对这些血案置若不顾。”

“颖琼莫急,万南川此魔乃是一头吸血僵尸得道,修那《太阴三尸经》,一身法力非比寻常,要解决他和万法宗那一伙子,却需从长计议。”

吐出这句,余延世并未继续延续这话题。

而是对着陶潜,抬手指了指魔都上空,随即又道:

“金鳞道友入世历练的机缘既是在魔都,却是不能不知道如今魔都的形势。”

“若是在之前,此间虽藏着不少魔头,但真正需要注意的大势力其实只有当朝赵王,也就是九皇子朱启,他麾下有一整支凶残暴虐的天魔军,背后更是站着魔道大派太上魔宗。”

“如今,魔都情势却要复杂多了。”

说到此处,余延世顿了一顿,竟是直接为陶潜介绍起了魔都如今的状况。

某种意义上,身为大荒山极乐境散修翁仲仙弟子的他,算是魔都本地的土著修士。

地位颇高,还是如今魔都社会运动的头领,自他口中吐出的情报,自然是详尽又可信。

“因那所谓的【珍宝大会】,魔都现下是群魔乱舞。”

“除了万法宗派了尸魔前来外,漕帮更派了一位太上长老石坚前来,此人修左道大册《血河书》,已至洞玄境,麾下号称有十万漕工听令,可随时供他驱使,以秘法献上魂灵精血,涨他神通手段。”

“那湘西大省内最大左道势力【毒仙教】,也派了一个长老五毒仙子刘盈姑,领着一群毒修前来,听闻这群人过境某省时与一小派起了冲突,挥手放出百万毒虫,一夜之间将那小派山门吃了个精光,还连累了附近几个村庄,上千村民。”

“还有那从大云省来的【赤身教】长老商兰因,此人也是洞玄境,不久前带着一大群赤身魔女降临魔都,若非赵王府的魔修出面干预,只怕那日魔都的秩序就要彻底崩坏。”

“而最无法无天的,要数那群从北邙山来的【六道宗】,听来似是个正经道门,实则是个鬼道门派,也是遣了一个长老‘食人鬼魔李青盘’领着一群鬼修前来,若不是那日我师叔天江仙正好路过,这畜牲差点用百鬼过境,啃了一整个贫民窟去。”

“不过也有些倒霉的,因连年战乱,东四省内催生出了一个魔道势力【红云宗】,据说其宗主得了一册远古魔经《红云天书》,竟趁着战争连发时,养出了近万精擅巫蛊之术,茹毛饮血的邪门术士,在东四省流窜还不够,其中一支数百术士竟也潜入魔都,只可惜这群术士过境时,正好被九皇子麾下一艘战舰发现,并遭那杀戮机械轰了几炮,死伤惨重,那些战舰集合了天工楼术法和西洋方术,果然威能不俗。”

“……这诸多左道邪修最是猖狂,几乎是站在明面上。”

“可魔都境内,其实远远不止他们。”

“不说旁的,昨日在金府道友已经见过了,清净寺、灵虚教、玄妙观等等或佛或旁门的势力,甚至连南华宗这等道门十二大派之一都遣了人来。”

“至于长春会、货郎门、千墓宗之类下九流的势力,更是数不胜数。”

“我甚至怀疑,说不定连大自在寺、金刚寺、灵宝宗、太上道……这种级别的势力,也都遣了人来。”

说到此处,余延世忽然停下。

与其余几人一起,有些正色的看向陶潜。

正好,陶潜也朝他们几人看去。

卖相最好,人格魅力也最高的自然是那余延世,其后则是那位剑眉女子施颖琼,梳着中分戴眼镜的李文衍,面容敦厚,不言不语的温如岳,以及最后一位身量容貌都自不俗,只不声不响的青年杨鲤。

这几位,已经没有一个是凡人。

尽管几人还不知晓,但来时,不经意的几次触碰,已让陶潜知悉了这几位的些许根底。

身为极乐散仙唯一弟子的余延世自是不用说。

脾气火爆,满腔正义的李文衍,却是小花道长的同门,天符宗弟子。

而施颖琼此女,竟是来自道门十二大派中最为低调,但实力极可怕的【少清派】。

温如岳,则出自修行界最是出名,精擅各种宝物奇物制作的【天工楼】。

最后的杨鲤最神奇,虽然并未剃度,但他来自佛门隐宗【卧佛寺】。

谁能想到?

魔都境内如今最被朝廷,以及各方厌恶的一个小小结社“救国会”。

只数位成员,竟个个来头不小。

不过即便知晓他们来历的人,恐怕也会疑惑。

这救国会中人,欲要救国救世,是自己的志向,还是有背后宗门的授意?或是提供暗中支持之类?

当然,这是旁人的疑惑。

有着异样魂灵作弊的陶潜,却是直接就窥了答案。

缘由其实有些复杂!

如那余延世,他赈灾、救国、救世等等,因他所修功法缘故,与他自身也有好处。

其余几位,也都有各自的原因。

不过归根究底,也是让陶潜几位感慨的是:救国会的宗旨的确也是他们共同的志向。

“某种程度上这几位,与我重生的原身,是一类人。”

“不同的是,我那原身还没来得及接触修行界,便先一步被砍了头。”

“这几位,则并未莽撞去做一些事,而是先了解世界,先强大自己,这才开始有所谋划。”

“如此看来,只要这类人越来越多,这世界其实也有着不小的希望。”

陶潜心底,闪过这些念头后。

忽而对着几人露出笑意,而后开口道:

“余道友、施道友、李道友……几位邀我一聚,看来不止是想谢我救命之恩?”

“尤其是余道友,你费了不少口水与我说这般多,中间好几个例子都稍显刻意,想来已经感知出结果了。”

“如何?在下可值得信赖?”

闻言,几人都是一惊。

随后那余延世当先露出笑意,起身后撤一步,真心实意对着陶潜拱手施礼,略有歉意道:

“昨日在金府瞧得道友那般手段后,延世便知今日一定会被揭穿。”

“不过现下这世道,能寻到一位认同我等几人志向的道友可是极难极难,便是失礼,也不好错过了去。”

“道友既然看穿,延世正可如实告知。”

“我所修大册为《元始人道经》,古往今来,修此经者,皆需度世救世,助长人道气运,其内有一妙法,唤作【天人感应诀】,只要运转此诀,便可助我找到志同道合之人。”

“在金府时我便有些模糊感应,只是道友又显了那駮龙本相,却又让我迷惑,毕竟我往日寻着的都是人族修士,很难理解一头龙妖,也会想要救世救国。”

“适才我多说了几句百姓苦难之事,道友心有所感,隐隐为我所知。”

“如此,延世便确定,道友与我等乃是同一类人。”

说到这里,本已经足够了。

可在施颖琼、李文衍几人惊讶的目光中,就见余延世又很是尊敬的对陶潜施了一礼。

随后,吐出了让几人露出同样神色的话来。

“不,道友不止与我等是同一类人。”

“天人感应诀反馈过来的感知告诉延世,在这之前,道友已挽救过数千万人的性命。”

“人道气运不可欺,道友体内正有一股气运翻滚,显然此事无误。”

这几句入耳,就是陶潜也不由挑了挑眉。

虽然他之前窥见的志述中,也已说过那《元始人道经》的神妙。

只是没想到,竟到了这地步?